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面罩保养指南(蝙超)

噫这风格太喜欢了

人格崩坏昵称不可用:

电影正义联盟背景,有鸡血没思考

我是蝙蝠侠的面罩。
严肃,冷酷,决绝,凛冽。
透过我笑口常开的下半截儿,蝙蝠侠得以向世界展示他笑意稀缺的部分脸庞。透过笑口传达的可怖,总是格外有威慑力。相悖的互补,圆满而狰狞。
没有我的笑口常开,又怎会有哥谭骑士的冷酷。所以我的笑口,乃是一种严肃冷酷之笑口,决绝凛冽之笑口。

黑暗如我从不回顾深渊。深渊可以凝视我的屁股(布鲁斯的后脑勺)。

黑暗的我在黑暗里挨揍,阿福在黎明时养护我透光的眼睛。
被他用棉棒蘸着异丙醇轻轻擦拭,是我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光。他收尾时喜欢用擦镜纸一下下抹着我的头自言自语:
今天的date鸽了,又一个。我何时能看到小韦恩?这一批的同事看着都挺好,你说他也不是遇不着靠谱人……今天又盯着红披风走神了。造孽啊。
阿福年轻时杀伐决绝身手不凡,半生漂泊向死而生。深谙爱恨都需要高效的道理,因为生灭无常。你跟一生所爱两情相悦了半星期,他炸成了夜空中最亮的星。殒身既然当仁不让,早一秒敲定你属于我都是赚到。
说真的阿福,你这么全知全能却自甘窝在庄园大半辈子也没敲定谁,是不是对老韦恩……
哎哎哎别走神那瓶是丙酮快拿开会让我的黑暗掉色的——

巴里脚下一滑,噗呲一声栽进女侠怀里。他毫秒之内弹起身来,看起来慌乱又羞怯。他的面具(人类无法听到地)恬不知耻地尖叫着安可,红光满面心花怒放。
年轻人真不像样。当年氪星小肉儿也是这样贴着我的臂膀(布鲁斯的侧脸),那时我可是游刃有余。
氪星肉体横陈君侧绵软无力,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紧身衣里初见时,哥谭毒藤似腰肢啊年轻人。
然后就是相逢相失两如梦,为雨为云——没什么今不知的,他为拯救世界而死。
现在又得为拯救世界而生。
我不知道死而复生的感觉好不好,但失而复得的感觉应该挺好。布鲁斯笑起来脸颊肉乎乎的,几乎撑爆我肚皮。

监控器上,乍醒的超人像只刚破壳的小崽子,赤裸不安,颤着粉红色的鼻尖小心翼翼地到处闻闻嗅嗅。
然后挨了揍炸毛了。
布鲁斯在场面失控时跟通讯频道里的阿福迅速交流——啊亲爱的阿福我的黑暗之光(清洁保养)我的车床之火(修补加工),护我周全又偶尔揍我(打击测试老化率),在人类的定义里他一定是我老婆。总之他之于我就像超人之于布鲁斯;危险只是偶尔,渴求却是永恒。
布鲁斯风驰电掣往现场赶(倒霉催的超人类就没人想到要捎布鲁斯一程吗),我漫不经心地想到,氪星人那身制服哪去了?以人类衣着下葬,以人类身份死亡,这是钢铁之躯本来的意愿,还是又一个某人一厢情愿给予,需要他“适应接受”的纪念?
听说初代蝙蝠车原型是骚包兮兮的迷彩色,因为布鲁斯一句话旧貌换新颜。哥谭王子就是这样;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将披上我的颜色。

超人朝这边看了一眼。嗯?嘎哈玩意儿?不记得这么严肃冷酷决绝凛冽的面具了吗?布鲁斯你往后退什么,送过去给他看看我英俊的曲线,唤醒他沉睡的记——哎哎哎干什么氪星人你要干什么你竟然打我布鲁斯都没打过我虽然除他以外差不多每个人都打过我——
冷酷的外星人像一只邪恶的霸王龙,向我伸出小短手。
我抱紧了布鲁斯的下巴。为我庇佑下的人类而碎,是我和我无数堂兄弟前仆后继的使命。来吧氪星人,你不强大,高科技才强大。
掐住的不是我的脸。我松了口气。
不能怪我。曾经我也是个被一枪爆头面不改色岿然不动的王者,直到氪星人一脑门子就把我装甲加强版的堂兄磕了个坑。人遇氪星佬,不得不折腰啊。
“但这世界不需要你。”氪星人说着,杀意毕露。
这话我就不是很爱听了,布鲁斯铲奸除恶那会儿你还在银河漫游呢。快点布鲁斯,掏出你的镖把他插得很好看。
布鲁斯掏出了他的巨铳。
其实也不是那么巨。我是说路易斯连恩。

一回蝙蝠洞,布鲁斯就嗖地一下把我从头上薅下来,哎疼疼疼,我细嫩(?)的皮肤刮过他风霜胡茬的脸——这些年来他的轮廓依然刀削斧凿,但只有剃须刀和我知道,他的皮肤愈发粗粝松弛。
当年我的初代堂兄第一次箍上他的下巴,那时年轻光滑的脸,已被滴水兽一点点融化重塑了。
哼,无知的氪星人。英雄时代必将再临,而我和阿福罩着的这个孩子,永远被需要,忙活得供不应求。

布鲁斯尽量自然而不经意地提起了海王跟鱼说话的问题。当初天寒地冻跑去挖角,被人拎起来怼墙上时邪魅风流的那一个偏头一句揶揄,原来是他真心想知道。亏你知道摘了我再问,当年我被人做成表情包时都没给哥谭骑士这么塌过台。

女侠过来帮布鲁斯归位了肩膀,我躺在一边稍微幻想了一下布鲁斯能不能也戴上我再脚滑一下什么的,不由邪魅一笑。她的头箍白了我一眼。看什么看,黑暗如我从不脸红。
看看她,百年如一日。
……阿福的自言自语中描绘的那个小韦恩,会不会有朝一日从积灰的阁楼里找到我,再次戴起我?
那小孩得多大脑袋啊。

boss巢穴,全体挨揍中。
荒原狼的头盔像个愤世嫉俗的牛角包,怼天怼地全程爆粗,无法交流(去死吧古代半神别以为长得美就可以为所欲为 滚回你的池塘里去小美人鱼 你俩再怎么牛逼母盒还不是在我们手里 啊变态机器人你要干什么从母盒里抽出你的触手真不要脸 )。
我理解。如果我整天抱着的脑袋长得像颗白化病方核桃,我也愤世嫉俗。

荒原狼比想象中还要强。得多。布鲁斯一生遇险无数,我甚至感受不到他表情的变化。这不过是又一次垂危的世界,豁出去的性命。
而我将为保护你而死,如同前面的无数堂兄一样。
无妨。固所愿尔。
只是我的阿福,最后的时候,我多想他再一次给我擦拭干净,自言自语——

砰。
超人降落在异魔如麻如粟的巢穴里,突兀得像个插播广告。那史上最诱人的广告女郎于梦魇的肠胃里捞出战栗的灵魂,飞跃夜幕。
荒原狼飞出去的时候,他的头盔还在不带喘气地骂骂咧咧。
“见鬼的氪星人凭什么你出场还自带柔光特效衬得你那张脸更加美若天仙看看那脸蛋子胸脯小腰杆子还有这碎钻如拈花的力量达克赛德会很喜欢你的荒原狼氪星人一份打包带走赶紧的——”
氪星人原地旋了个圈儿看过来,艳如初血的红斗篷像春末的雏菊花瓣儿飘摇了一百八十度。格林威治时间一瞬间紊乱;三春光晖,曲面折叠到世界末日这一天绽放。
那斗篷是旋到了哪个坐标系的世界线,能让布鲁斯中子星都吸不动的嘴角裂得春风满面一眼万年。
不,黑暗的我不做这个,被拯救于命悬一线后,红光满面心花怒放地喊安可什么的。
再说其实也没那么危急,布鲁斯都算好了——
我凛冽的自衿自重中氪星人飘了过来,带着那种自带特效的微笑听布鲁斯讲话。
蝙蝠镖跟布鲁斯出门约过会,说人类男性最吃这套;美人带点荡漾的眼神仰视聆听他们的发言什么的。
你可清醒点布鲁斯,他仰视你是因为身高,对你笑得荡漾是因为……因为……
——“我就知道你复活我不是因为喜欢我。”
氪星人恬不知耻地抛出一记直球,带点嗔怨的轻快语气像牛蒡果绵痒的小勾刺儿。
哼。
省省吧你,我们哥谭甜心什么阵仗没见过?你的确是辣到冒烟了我承认,刚才可能还有点神兵天降,但就凭你比脸蛋还纯情的恋爱经验——
嗯?
我胸口底下那辣到冒烟的触感是怎么回事?布鲁斯你是忽然发起了高烧吗?快,快怼回去,让他知道你桃花满天下永远被全世界需要他算老几就敢大放厥词。
“我不是……我没有……”
……行了闭嘴吧你。

布鲁斯没闭嘴。
拨开母盒后爆发的冲击与强光里,他响亮地喊了一嗓子克拉克。
就跟超人又脆又耳背似的。
不远处钢骨的义眼小声逼逼着维克多也很好,谢谢关心。
你看看,还没怎么着呢就有可能挑起同事矛盾,氪星祸水,滚出哥谭。

荒原狼被异魔反噬时,我凝视着克拉克。惨叫而猎奇的背景音下,他整个人绽放着旖旎的——布鲁斯你这个视角能不能调整一下,关注一下战场残留什么的。我只是个面罩,没法拎着你的头强行转你的脖子。
再说他又不是你收藏室里的红披风,每天盯着发呆还能神不知鬼不觉。你最好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万一他发现你在看他。

布鲁斯的应对方案很韦恩。
我盯着你是因为我在思考,我思考的结果是买了家银行,给你把房子掏出来了。
这房子有挑高的阁楼,将来如有需要,能囤不少旧物。
阿福你知道这茬吗。
他俩都是易发胖体质,小韦恩搞不好真的会有个大脑袋。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