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小蟒蟒/系列全员】幼吾幼——蚯蚓楼的高智商(05)

想欺负小蟒蟒

Freedom:



幼化梗——身幼心不幼篇。

当蟒蟒身体变成了5岁的孩童,于是他变成了所有人的玩具。

本章:明楼现在胳膊短腿短,什么都做不了,他觉得自己需要众奶爸照顾,但其实众奶爸是在欺负他。


正文:

明楼以前挺高的,所以他家的家具摆设都按照他的身高调高了,明镜就怕他不舒服。

但现在麻烦来了。

明楼什么都摸不到。

贺涵、许光明在做饭的时候,明楼逃离了蔺晨的魔抓,自己在客厅躲着蔺晨的追赶。

其实蔺晨是故意的,就像逗小动物一样,他想抓住现在的明楼还不容易吗?

明楼嘴里骂骂咧咧:“蔺晨,我可是你哥哥,你注意自己的长幼。”

“哥?你的命是我救的耶,你忘啦?”蔺晨说完又加快了两步。

明楼这可受了惊,被蔺晨抓住他就会变成木偶,认鸽子摆弄。

他本想拿柜子上的鸡毛掸子防身,但他不够个子,拿不到。

这一着急只得继续跑,谁想就撞在了凌远身上,凌远没怎么样,倒是给明楼撞了个屁股着地,摔得头晕眼花。

庄恕赶紧站起来弯腰去抱,凌远却抢着一把拽了领子,他给明楼拽起来并扔向蔺晨:“从今天起,我是大哥,明楼叫声哥来。”

凌远一米八十好几,明楼撞了一脸腿,这可给撞得头晕眼花,他在蔺晨怀里满眼金星,什么都想不明白:“哥?大哥?”

“哎,乖娃。”凌远转头推了庄恕重新坐回去:“明天去给娃买糖吃。”

“大哥摔坏没有?”庄恕特别关心明楼有没有摔坏,毕竟身子那么小。

“你别看他这样,他可是明楼啊。”凌远勾起嘴角:“他不会有事的。”

明楼眼前的星星还在转呀转,他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无意叫了凌远一声:“大哥。”

蔺晨有些紧张,这要摔傻了怎么办:“哥,你快看看我,哥!”

明楼在蔺晨怀里两眼有些发对,缓了会儿才缓过来:“凌远,你,你……”

“就当我在报复贺涵吧。”凌远说着给明楼剥了柚子:“别怪大哥我。”

“我去你的吧!”

明楼一拳挥向凌远,小拳头却被凌远稳稳接住,凌远把柚子放进明楼手心:“你以前都不敢惹我,现在会敢吗?”

小孩气急败坏地喘了两口气,“噗”的一声吃了口柚子,一咬一汪水。

“我告诉你凌远,我可不是不敢惹你,我是尊重你!”明楼那小孩音显得特可爱。

“我给你留面子明楼,不过我知道你就是不敢。”凌远心儿里都是黑的,在这个家想戏耍明楼太容易。

明楼再次咬了口柚子,瞪着水灵灵的眼睛,觉得所有人都在欺负他。

“大哥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小孩。”庄恕说着就抬手戳戳明楼脸蛋。

“庄儿!”明楼厉声呵道:“大哥可是最疼你!”

“……”凌远看看庄恕又看看明楼。

“完了……”明楼觉得凌远肯定会想办法继续报复他了。


明楼还有一个东西摸不到,那就是饭桌。

他坐在椅子上,这个椅子挺矮的,平时明楼坐着舒服,但现在可是一点不舒坦。

满桌子好吃的,明楼吃不到!

其实大家都看到了,就是想看他笑话,连明镜都觉得明楼这样实在太可爱了。

明楼正趴在桌子边,整个身子向上攀,筷子根本无法触碰到距离最近的盘子。

那是贺涵故意放的。

“明大哥,你别急,我给你夹菜。”许光明说着就要抬筷,但还没夹到就被荣石按住了。

“来,到我怀里来,我喂你。”荣石觉得逗自己哥哥特别有意思。

“啪”的一声,明楼放下筷子,他用特别萌的大眼睛瞪向荣石:“石头,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

“明楼,这么没大没小,和谁瞪眼睛呢?”明镜说着指指自己的大腿:“快来,姐姐喂你。”

“大姐,我都这么大了。”明楼坚决反抗。

“你现在的身高也就五岁。”明镜一句话给明楼浇灭火了。

明楼瘪瘪嘴委屈坏了,他从椅子上跳下去,绕过旁边的荣石、许光明慢慢走向明镜,但还没走到明镜的座位他就爬上了庄恕的轮椅。

十个人里,他最信得过的就是庄恕。

其实他是觉得让姐姐喂饭太难为情了。

“庄儿,给大哥夹菜。”明楼坐在庄恕腿上,还挺开心的。

“……”大家这可都傻了眼。

完了,明楼这回恐怕真要挨揍了。

“好啊大哥。”庄恕推推明楼,不叫明楼压到他肚子,抬了筷子就要夹菜。

“明、楼!”凌远抬起胳膊一把薅住明楼领子,甩手就扔到地上:“你!”

明楼忽然觉得还挺开心,他要把自己刚才摔的那一下报复回去。

凌远抬手就要落下,接着明楼就跑向明镜,然而还没到姐姐身边就被一双有力的爪子捞了起来。

是贺涵。

更完蛋了,落贺涵手里了!

贺涵一手拽着明楼领子,一手托着明楼敲嫩敲嫩的小屁股:“去找我恕教授都不找我这个爱人,蟒蟒,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确实也要报复的,一来,贺涵要报复明楼坐了庄恕的腿;二来他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明楼使劲推了贺涵几下还是没有挣脱:“孔公子,我是要去找你的,我就是转个圈。”

“没事没事,我不生气,我的蟒蟒。”贺涵抱着明楼回到自己的椅子坐好:“来,贺涵哥哥喂你吃饭。”

明楼在内心啜泣,落到贺涵手里他真的在劫难逃。

贺涵左手在明楼身上摸来摸去,小孩子细皮嫩肉,手感就像绫罗绸缎。

右手给明楼夹菜,都是明楼平时不喜欢吃的东西:“小孩子绝对不能挑食。”

“贺涵,你别太过分!”明楼只知道说这句话,他也没别的辙。

“我怎么了?”贺涵在明楼肚子上使劲掐起一坨小肉肉:“说啊,我怎么了?”

明楼疼得眼泪都要出来啦:“没,没什么。”

“那你快张嘴啊,来,啊~”

“……”明楼抬抬头还是长了嘴,一口吃下自己讨厌的菜色。

贺涵看着明楼这模样满心欢喜,他送开肉肉,揉揉明楼肚子:“放心吧小蟒蟒,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来,给你肉吃。”

明楼这下安心了,但他可是记仇的!

记仇也没用,他不敢报复,无论大小。










软软的小明楼论斤卖多少一斤?










评论

热度(141)

  1. 飞蛾扑火……吱。Freedom 转载了此文字
    想欺负小蟒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