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澜巍】爱人总觉得我是反派boss怎么办『15』

这一章太戳心了😭😭😭,感觉作者大大写的时候也掉泪了吧?就像文中说的:爱到怎样的程度,才会把被对方杀死看作是幸福?55555,难受~想哭~一开始我都绝望了,不知道怎么把巍巍劝回来,幸好有聪明睿智的大大在!这样一个人儿,谁忍心不给他幸福呢?感谢太太!555,虽然还是觉得难受😞😞😞

叶游川:

dbq没啪上


下章差不多


对心理学一窍不通,我瞎bb的,凑活看












15.




赵云澜感觉自己被接连不断的刺激锻炼出了一颗强劲的心脏,竟然还能非常冷静的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一边有条不紊的给沈巍拿纸倒水顺气。




谁知道沈巍还呛咳的说不出话,劈手就来夺他刚播了个120的手机。赵云澜一脸惊诧的躲过,沈巍抢了一下没抢到,看起来也没力气再动,低着头手捂着胸口,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赵云澜语速飞快条理清晰的告知救护车自家地址,挂了电话坐在沈巍身边,看他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手指擦去他唇边的血迹,捏着他肩膀一脸担忧:“你怎么样?到底伤在哪里了?”




沈巍仍是一句油盐不进的:“不严重。”




赵云澜被这句话气的蹭的站起来转了两圈:“不严重……说什么都是不严重……”




他气急攻心,回头指着沈巍,猛的提高了音量,细听声音却发着抖:“是不是非要等到你死在我面前!你才满意?”




沈巍似乎是认真的想了想,歪着头绽开一个真心实意的笑:“也好。”




赵云澜闻言怔愣了一下,竟然觉得那笑容灿烂的刺眼。沈巍刚干净了一天多的衣服又沾满了血,他心底又开始发慌,直觉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你想死在我面前?”他感觉自己嗓子干涩的说不出话。




沈巍噙着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猛然反应过来似的摇头。




赵云澜双手捧着他的脸不让他低下头去,着急的看他的眼睛:“沈巍你看看我,你看着我。”




沈巍听话的看着他,目光盈盈,温柔似水。赵云澜浑身一震。




曾经的沈巍眼底是对他的眷恋和爱意,每次看着他的时候,那感情都浓烈到像要化成实体漫出来,如今却是一片死寂,像是一片深沉的泥沼见不到任何光亮,绝望的令人心惊。




“沈巍,我爱你。”赵云澜直觉永远是最准的,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然后期待的看着沈巍的眼睛。




那片泥沼似是波动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赵云澜从他眼睛里看见了光,但也就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又回复了平静。




“小巍,我爱你,我爱你,你不爱我了吗?”赵云澜仓皇的在他耳边唤道。




沈巍偏了偏头,仍是那个刺眼的笑:“我当然爱你。”




还没等赵云澜进一步发现什么,救护车来了。




成医生简直要见怪不怪了,这次赵云澜却没像前几次一样神经兮兮,举止看起来竟然像个正常人,就是眉宇间浓的化不开的阴郁,让人不敢靠近。




成医生显然不在此列。她怒气种种走过来翻着病历本,却惊讶的发现这次检查的结果只是贫血和缺钙,连前几次的外伤都好了个彻底。她满肚子怒气自己咽了下去,抬眼却看到赵云澜踌躇着围着自己打转。




“赵处长,有事您就直说吧。”




赵云澜搓了搓手:“就是……你上次给我发的短信,说小巍有自毁倾向……”




成医生皱起眉:“说起来我正要问你,你带他去检查了吗?”




“没有……”见成医生又要发作,赵云澜赶紧提问,“成医生,我是想来了解一下,一般什么情况会导致自毁倾向?”




成医生想了想:“一般来说,压力过大,无法排解,很容易导致这种情况。比如责任过大,周围人对他的过分期望一类的,都容易导致自毁倾向。”




赵云澜点点头,心底默默记着。




“还有一种,但是一般多发于幼儿和青少年……就是为了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伤害自己来博得同情和关注。这种应该不适用于沈巍……”




赵云澜眼前突然闪过沈巍笑着说想死在自己眼前的样子,瞬间灵光一闪,终于知道自己漏下了什么。




这个笨蛋!




也不知是骂他自己还是骂沈巍。赵云澜几步走回病房,便看到沈巍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吊瓶一滴一滴落下的药,不知道在想什么。




或许什么都没想。




他来到床边坐下,调了输液管的速度好让沈巍好受些,又拨了拨沈巍几天没打理有些过长的额发,就看到沈巍那双漂亮的眼睛轻轻合上了。




“沈巍,”赵云澜轻轻唤着,沈巍眼珠动了动,却没有睁开眼,“沈巍,你这么想死在我面前,是为了让我记住你吗?”




沈巍浑身一僵,赵云澜便知道自己猜对了。他轻轻缓了口气,有些紧张的继续说下去:“那么,要是我亲手杀了你,你会不会觉得更幸福一点?”




沈巍猛的睁开眼睛,一瞬间迸出的光比他说爱他时还要强烈。




赵云澜接下来的话就卡在喉咙里。他被那一个眼神震的几乎控制不住眼泪,心头就像被一把钝钝的刀子割着,一抽一抽的疼。




到底是怎样深沉的爱,能把被对方亲手杀死当作恩赐?




他深呼吸了一下,才能缓解鼻腔的酸涩:“你让我失望了,所以我要亲手杀了你,好不好?”




沈巍急急忙忙的从床上起身,赵云澜死死掐着自己的手才忍住了没有扶他。沈巍坐起来,挪到床边,生怕他反悔似的抓住他的手,眼神中满是期待。




赵云澜终究是没能忍住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他庆幸自己从小演技好,就算此时恨不得抱着沈巍大哭一场,也能硬起心肠把话说完。




“在那之前,我要你反省一下,”赵云澜使劲咬了下舌尖,口中尝到一点血腥味,“我要你反省一下,你是怎么让我失望的。”




沈巍眼中的黑雾更浓。他松开赵云澜的手,低下头,分外乖巧听话:“我骗了你,还消除你的记忆。”




沈巍低着头,赵云澜便再也不用掩饰眼神中的心痛:“你骗了我什么?”




“我不是……”沈巍犹豫了一下,“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我没有那么好。”




你觉得在我心里,你该是什么样子呢?赵云澜几乎快演不下去。他快要心疼疯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沈巍在他面前竟是如此自卑,如此小心翼翼?




“你或许……比我想象中自私一些,凶恶一些,”赵云澜斟酌着用词,看沈巍抬眼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却没反驳,就继续下去,“这便是让我失望了,所以我不要你了,还应该亲手杀了你,对吧?”




沈巍点了点头。




赵云澜缓缓展开一个笑:“沈巍,你先好好想一想……若是理应如此,我是不是早在三天前,不,十天前,就该杀你了?”




十天前……就是他一觉醒来,记忆错乱,以为沈巍是地海星大战元凶的时候!




沈巍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




被他自己冰封住的心出现了一道裂纹,然后是咔嚓咔嚓的碎裂声,有什么恢复了跳动,有什么继续流动了。




沈巍表情是毫不掩饰的惊诧,还有小心翼翼的狂喜。赵云澜抬手摸摸他的脸。




“沈巍,若说对你失望,那我再没有比十天前那个早上醒来后的七天,更失望的时候了。”




沈巍微微发着抖。他不太敢想。




那个时候,赵云澜是真真切切地对他失望了。




但是结果呢?




他赶他走了吗?




没有。他把他锁在家里,不让他出门,不让他离开,几乎不让他有任何一瞬间脱离掌控的可能。




沈巍脑内一遍一遍的过着那几天的点点滴滴,那个他从不敢想的事实终于逐渐显露出来,他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赵云澜珍而重之的把他搂在怀里,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下。




“沈巍……我放不开你……我做不到赶你走……你离开我几个小时,我觉得我像是死了一遍。”




他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恐惧。




“所以,你也别抛下我了,好吗?”




TBC.

评论

热度(1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