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苏蔺】历代广寒宫主都不是很正常

喜欢喜欢,超级喜欢。。。

江东绪:

迟到的中秋贺文


就是一个有毒的,画风突变的,嫦娥终于睡到了小兔子的故事(你再说一遍???)


>>>>>>>>


1


林殊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绝美的侧影。


美人一身素白,正拿着小扇煮药。眼含轻愁,没有半点烟火气。林殊自知已死,几可断定这是天上仙子无疑。


察觉到榻上人动静,仙子转头,目光相接,神色倏然转为活泼,眉眼弯起:“醒了?知道这是哪儿么?”


林殊对如此之快的情绪转变显然不能适应,待要开口,只能发出“嗬嗬”的气声。仙女转头道:“哦,我忘了。毛球球还不能说话呢。”


毛,毛球球?


林殊大受震撼,俯观自己尊容,不得不承认仙子形容得贴切。


“这是琅琊山上广寒宫,我是第五十六代嫦娥,你是第五十七代。”


?????


嫦娥的故事家喻户晓,林殊当然知道。但是???


“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仙子笑眯眯道,“没有人愿意长年守着一个伴都没有的破宫殿,但没人守宫又收不到月饼,所以嫦娥很早就想过要找接班人。”


林殊默默打量了一下精致无双的破宫殿。


“但是凡人的接受能力差得出奇,连守宫的人不叫嫦娥他们都会闹事,为了方便起见,每一代守宫仙子都叫嫦娥。”


林殊覆盖着绒毛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现在嘛,”仙子眼波流转过来,“因为天上实在没有人再愿意守宫了,我也不可能浪费大好青春永远守下去,所以天帝特许我从凡间选气质清冷的女孩子接替我。”


清冷的?


女孩子?


林殊冷冷地看了一眼仙子,抓起一把镜子递到她面前,再把毛脸凑过去。


仙子劈手把镜子盖回去:“你听我说完嘛!我本来是要去找南境郡主穆霓凰的。”


“就是不知道南境在哪儿,从天上看又不分南北。只知道南境终年积雪。”


“我在雪地里找了半天,时间都快用完了,才从雪窟里扒出来一个你。”


林殊:……


嫦娥摆摆手:“也罢。毛球球,你愿不愿意都得愿意,我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统共也就守宫二十年,你本无生理,多捡二十年寿命,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


林殊眨巴眨巴眼。


嫦娥绕着床走了一圈,林殊也跟着她的目光转了一圈。


嫦娥叹道:“只可惜你这幅样子,怎么也不像嫦娥,倒像满月。”


林殊心头一喜,正自以为嫦娥嫌弃他,打算另请高明时,嫦娥竟道:“不过我还有一法宝,可以速速转变你容貌,如期交差。”她拍拍毛球道:“百年一遇的化颜丹就用在你身上了,你好大的造化。”


不知道为什么,林殊在昏过去之前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2


再度醒来,林殊慌不迭摸了摸胯下,幸而还在。想到上一任嫦娥的恶趣味,不知把自己转成了什么容貌,忙下床去照镜子。


镜中人再无半点英武痕迹,幸在也还算得上丰神俊朗,不至于男生女相一张狐精脸。林殊心头黯然,只觉前尘未了,人已面目全非。


身后有衣带拖行声,扭头一看,果见嫦娥仙子正捧着一只汤团大小的白兔,边走边逗入得门来。


“嫦娥你看,这是我刚捡的兔子——”林殊未及反对这称号,嫦娥把小兔子拎起来检查,惊叫哀叹:“怎么又是只公兔子!这辈子就捡不到女孩子了!”


林殊四下一望,殿中洒扫下人无一不是男子,可见嫦娥手气奇差,不禁心里好笑。“公的又怎么了,仙子歧视男性?”见小兔子被嫦娥拿在手里拨来弄去四脚乱蹬,忍不住掐了片兰草尖喂给它。


嫦娥扁扁嘴:“我不就是想找个女孩子陪我出去玩嘛……哪里想到至阴之体都能是只公兔子,世道真是变了。”


小兔子倒是喜欢兰草的味道,林殊又掐了一整根来喂它,引逗着小兔子爬到自己手心来,站直了身子拉着兰草啃。白茸茸的三瓣嘴一耸一耸,吃得又急又碎,引人怜爱。林殊看得喜欢,伸出拇指给小兔子理毛。小兔子吃饱了,就倚着手指一歪,趴在手心大睡。


嫦娥就着林殊手里点点小兔子:“喂,虽然是只公兔子,好歹也是我捡的吧。这一会就到你手上去了。”林殊淡淡道:“我都接管您老人家的广寒宫了,还不能接管一只兔子?”


嫦娥歪头一笑:“听你口气,很不满意我出的错?”林殊不语。嫦娥道:“你那赤焰军的卷宗,城隍已经写好烧上来了。”


林殊呼吸一顿,胸口钝钝地痛起来,眼中有了恨意。嫦娥道:“你看你急成什么样。你原本阳寿已尽,我阴差阳错把你提上来,焉知不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这一处琅琊山是天人之交的幻境,心诚能进,不诚时踏破铁鞋也寻不到。我既命你作广寒宫主,天上人间便无一事瞒得过你。你只要心志坚定,分毫不恋人世,自能万事胜意。如此你可甘心?”


林殊顿首道:“谨遵仙子教诲。”嫦娥挥手道:“客气就不必了。我带你交接几日,待你上手我便云游去。”走了两步,又折返道:“儿子还我。”


林殊愣愣地眼看她将兔子拿走,将兔子吃剩的半截兰草绕在手上呆呆地玩了一回,又放回盆里去。


3


林殊去找嫦娥的时候难得见她端坐写字,她前日捡来的小兔子立在砚台边,正抱着一条冰晶,似在磨墨。


“你来得正好,”嫦娥道,“等我一下。我正写你的卷宗。”


林殊忍不住远远地伸长脖子,但见嫦娥一面写,字迹随笔触消失。想来天上的卷宗,字字句句都是如此上达天听。林殊忍不住道:“仙子。”


“什么?”


“真的有天界,有天地之主宰?”


嫦娥笔尖顿了顿方道:“也有。也没有。”


“若是没有,那仙子何必写。”


嫦娥抬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你想问天界可有神官掌人间赏罚报应,赤焰军一事作何解释,密谋此事者为何没有天罚,上苍有没有这个有求必应的灵通。


“我告诉你,有。上苍有千识万意观照世间,非我等所能企及。是人会错了观照和有求必应的意思。


“有求必应,不求也会应。世上没有哪一声响不见回音。只是凡人看来的不应,实则就是一种应答,而凡人总以为这样不够,他们只要他们满意的回应。”


林殊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既如此……所谓天命……可否更改?”


“大而化之地看,是不可改的。……但是以凡人的目光会看作可改。可改或不可改,其实不重要。只要活下去总归会知道……”


嫦娥看了看林殊的脸色道:“你要复仇么?”


林殊低头道:“这不叫复仇,是……”


“是为了公义,对不对?好了好了,你叫它什么都一样。复仇也好,正名也好,公义也罢,皆因你心中不平,眼见人行恶得势,非要扯他下来,令之身败名裂,付出代价不可,再收拾残局,在小梁国在世皇子中选一个尚堪用者登位,是不是?倘若不是突然被我提上来掌了广寒宫,你连想都不要想。”


嫦娥已经停了一会不写字,兔子也不再磨墨,杵着那块晶墨呆立着。林殊被她原原本本说中,望着砚台发怔,心中不平又凄惶。


“林殊……不敢……滥用职权。”


嫦娥道:“你看,我还什么都没说你,你就这个样子。可是你跟我这个样子,转身真的会什么都不做么?想来也不可能。”林殊无言以对。嫦娥叹道:“也罢。我早料到你要如此,已为你在人间勾了个新身份,数日后你便下去。广寒宫中无事,我造了个琅琊阁出来,悬镜司一应事务,由琅琊阁上报。”


“悬镜司?!”


“广寒宫辖悬镜司,你不知道?这么大面玄冰镜,你没看到?”


“我只知大梁也有个悬镜司。”


“梁帝使人求佛作法,不知如何竟梦窥我广寒宫,方在人间自设悬镜司。这一笔僭越之过,我确实还没有跟他算。”林殊俯首称是。


“说起来我正待问你,下界去要叫个什么名字。我从梅岭把你扒出来,就从梅姓吧。”


此时小兔子已经翻下桌去跑向林殊,趴在林殊鞋面上。林殊俯身把兔子托在手里道:“长苏。梅长苏。”


“梅长苏?”


“长更生。”林殊念着,向嫦娥道:“仙子,广寒宫可有梅树?”


4.


嫦娥挑眉道:“没有。千年前就种满了月桂,与梅树并不相称。还是不种了吧。”梅长苏低声道好。


此时兔子已经在梅长苏手心立起来,伸着两爪,不知是讨要什么。梅长苏把手指伸给它,它抱着抽抽鼻子啃了一会又推开。嫦娥扶额道:“它要吃东西了,你带它去随便吃点什么草。”梅长苏应下了,托着兔子颔首告退。


“你小心点,别让小玉乱跑。它就这么点大,跑了找都找不见。”


“小玉?”


“小玉怎么了?”嫦娥施施然道,“你是嫦娥,他是玉兔,所以叫小玉,有什么问题?”


梅长苏:(……男孩子是有尊严的。)


 


小兔子长大了一点,握在手里像拿着一个杯子,却是非常软,握紧了怕它疼,握松了怕它掉。梅长苏转了一圈,找出一个冰烧盖盅来,把小兔子放到盖盅口,款款松手,兔子便刚刚好滑进去,稳稳地坐住了。他把盖盅放书桌上,兰草盆就在旁边,写字时兔子便不会出来乱跑。他看着小兔子两爪攀下一根兰草小口小口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在心里想:它为什么会爱吃兰草?兔子也有品行高洁这一说吗?


小兔子吃饱了,爪子搭在杯沿上看他,梅长苏没看见。下意识伸手拿茶,低头一嘬,先觉得唇上挨着软茸茸的毛,两个小肉掌搭上下巴。三瓣嘴蹭在唇上是很小的一点,但是温热的,快速地翕动了几下,让他差点张口咬下去。梅长苏手一抖,拿开杯子看小兔子低头拿爪子蹭了蹭脸,抿起三瓣嘴,好像在笑。他想开口叫它,才想起来要重新取个名字。


“你爱吃兰草,就叫兰儿?”梅长苏信笔在纸上写个“兰”字,把兔子倒出来。


小兔子打了一下那个字,沾得满爪墨。梅长苏赶紧给它擦爪子,心道:我的品位也不比仙子好多少。又道:“你这么白,叫小晨好不好?每天早晨都来趴我的脸。”便在兰字底下跟着写了个晨字,小兔子抖抖耳朵,没再去打。


嫦娥从背后笑道:“你欺负小玉了?在这儿越揩越脏。”又瞄桌上纸,怪道:“蔺晨是谁?你飞升前的小情儿吗?”


梅长苏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兰”字让小晨打了一爪糊了,嫦娥随便一瞥,果然像个“蔺”字,连起来念确像人名。梅长苏听这名字倒好听,因微笑向小兔子道:“那你就姓蔺吧。蔺晨?”


嫦娥伸掌托住兔子带去洗,笑道:“你怎么知道它要化形了?还特特给它起个人名。”梅长苏一怔,笑笑不分辩。


5.


上元节的时候梅长苏仍未下界,嫦娥也还没有去云游。梅长苏起得晚,梦中在埋头吃一碗元宵,睁眼见一只汤团越过鼻尖趴在脸上。梅长苏握住兔子拿下来,起身笑道:“你好圆啊,今晚吃你好不好?”


嫦娥隔着屏风笑道:“怎么吃?干煸,清蒸还是红烧?”梅长苏大笑,气得兔子咬住他袖子两爪扑打他。梅长苏手指罩住兔子不让它掉下去,转出屏风道:“仙子日安。今晚有元宵吃么?”嫦娥问道:“你会做?”梅长苏:“我不会。”嫦娥笑道:“那就没了。”梅长苏一时语塞。嫦娥道:“我一向很少过节,也不吃东西的。你这么念旧俗,我叫厨房现做一碗便是了。”梅长苏道了谢,嫦娥一伸手,兔子便从梅长苏手上倏地蹦到她手上去了。


一下午没见到蔺晨,梅长苏去向嫦娥讨它,嫦娥笑道:“在厨房呢。他做你的晚膳了。”梅长苏大骇,奔进厨房一看,却见它两爪抱着药杵,站在小臼边上捣药,“哆哆哆哆”十分用劲。嫦娥大笑:“你当什么,我还真能吃了它不成?”梅长苏森森笑道:“不是。我担心它不够我塞牙缝。”蔺晨抬头抽抽鼻子瞪他。梅长苏凑过去问:“你捣的什么?”兔子不理他,抱着药杵使劲砸。嫦娥道:“还能是什么?芝麻啊,元宵做好了,它还不过瘾,越捣越多。”


梅长苏见它这样越看越爱,从头顶往下捋毛。蔺晨打了个激灵,耳朵被他捋得往下垂,整只兔子缩了起来,越撸越显得乖顺,药杵也停下来了,芝麻早捣得粉粉碎。梅长苏两手窝起来把兔子拢在手中,移到嘴边亲了亲脑袋。蔺晨两爪搭在他手指上,抽抽鼻子看他,打了个喷嚏。嫦娥啧啧摇头,转身出去。


夜里广寒宫居然也张灯结彩,清静仍旧是清静的,却因为扎上花灯,显得不寂寞了。梅长苏正待盛点元宵出来,忽见蔺晨站在桌边向他伸出两爪,忍不住把大汤勺递了过去。兔子跃上汤勺,窝在里面不出来,梅长苏便拿小汤匙舀出一枚元宵来吹凉了喂它。元宵是藕粉包着糯米包了馅,蔺晨扒着大汤匙凑向小汤匙,啃那晶莹透明的藕粉,流出元宵的红豆馅便不再吃了,还竖着耳朵很得意的样子。梅长苏摇头,吹吹它的毛,将兔子啃破的元宵送进嘴里。


用过元宵,厨房又呈上奶黄包。揭开笼盖,一屉六个兔子形状的奶黄包只只头对头摆着,点了胭脂红的眼睛与耳朵,令人食指大动。梅长苏玩心大起,夹起一只玉兔包喂给蔺晨,蔺晨打了那包一爪,还是两爪接下了抱着玩。等梅长苏与嫦娥将兔子包分食殆尽,蔺晨怀里那只冷掉的兔包也还一口未动。直到夜里两人申明不松爪就不带它上床睡觉,梅长苏才得以从它怀里捏走那只兔包。


梅长苏望着广寒宫外星空手里握着兔子,心道自己同它絮叨过那么多,也想听它说说话,便伸手挠它耳朵:“你能说话么?”


兔子不回答,从他手里挣出来,好像听不懂似的,耳朵盖住眼睛。


梅长苏笑道:你别再蒙我了,我早见过你跟仙子说话了。


小兔子终于开口,趴他颈窝里叫:嫦娥姐姐。


梅长苏:……


他沉默了一下,想想仙子认它作儿子,再想想嫦娥那张最多作他姐姐的脸,纠正道:叔叔。


小晨:嫦娥叔叔。


梅长苏:……我叫梅长苏,你可以叫我……


“嫦酥!”话未说完小兔子扑到他脸上来抱住蹭蹭,梅长苏心里一软,便由它乱叫去了。


“长苏。”小兔子趴他心口揣起爪子,梅长苏觉得好玩,伸食指去把爪子拨出来。拨出来还没捏,兔子又揣回去,再拨,再揣,如是反复数次。最后小兔子不乐意,抖抖浑身的毛,挪到他胸口正中道:“长苏你怎么有双下巴了。”


梅长苏:……


6.


人间琅琊阁布局得差不多,嫦娥便正式卸任去云游了,把兔子留下陪新嫦娥。梅长苏将广寒宫内卷宗看得差不多,再盘算一番江左盟和琅琊阁的事。情绪用尽,余下只有忙。


晚上掌心兜着小兔子躺在床上,忽然觉得寂寞。怀抱空空,想起以前的事。他手肘支在床上,蔺晨抱着他拇指蹭了蹭,顺着手腕往下直滑进袖子里。


按往常来说这时梅长苏会放平手,待小兔子跑回掌心了再撑起手,如此周而复始,小兔子最喜欢的游戏。但是这次梅长苏走神了,蔺晨在他袖子里打了个滚都没有察觉。


“长苏。”


……


“长苏?”


“嗯?”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没有……”


“肯定是!”


蔺晨从袖口蹬蹬蹬窜到领口,亮亮的小眼睛和他对视:“我来哄你吧。你想要什么呀。”


梅长苏手掌盖上兔子撸了撸毛,眨眨眼:“我想抱抱你。”


“好。”蔺晨滑到他颈窝里去偎着,蹭得人痒痒的,梅长苏沉声笑起来:“不是这样的。”


他右手伸过来整个笼住小兔子道:“这不叫抱,叫握。你太小了,抱不了。”


“唔。”小兔子抖抖耳朵,居然变大了一点,坐到人手弯里,脑袋枕在梅长苏胸上。梅长苏本来心中惆怅,不过随口逗逗蔺晨,没想到还真能变大。他略略收紧手,感觉到一个比婴儿还小的小生命在怀里呼吸,好像心头的空洞都被填上一些。他抱着小兔子亲了亲耳朵笑道:“这算是抱了。还能再长大一点吗?”


小兔子觉得为难,摇摇头道:“不能了,但是……”


它就着梅长苏怀抱钻进被窝里一滚,化形变作一个美少年的样子来,梅长苏的怀抱立时就填满了,不由看呆。


十六七?十七八……?


化形的玉兔不是像原身那样圆嘟嘟的,是个纤薄的少年人,长得十分精致秀气。黑发如瀑泻在怀中,肌肤玉白高鼻深目看着仿佛有些太过冷峻,下唇削薄,红红的像一道细痕。可是一双桃花眼两道长眉入鬓,清冷变作妖媚,偏偏眼角下垂显得极乖顺。这面相看去实在看不透,仿佛精致聪敏极了,又仿佛还是笨笨的,有意无意勾人心念。梅长苏凝视良久,不敢相信这是自己那只团团的小兔子。


蔺晨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自己的表情,终于眨眼,两道黑睫浓如燕尾。梅长苏只望着他默然不语,蔺晨蹙起眉毛问:“不好看么?”说话间便翻身下去寻水精镜,嘟囔道:“嫦娥姐姐骗我,还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兔子。”


梅长苏只顾看脸未及回答,目光追过去视线里只剩窄腰翘臀,白衣底下露出一截小腿,踝骨似不盈一握。梅长苏担心那双嫩白的脚踏在广寒宫的地上要受寒了,蔺晨已经揽了镜子来左右端详,叫道:“还可以嘛!”复又扑到愣愣的梅长苏怀里来撒娇:“我好不好看?哪里不喜欢?”


他初化形,保持了兔子的习惯,毫无顾忌地趴在人怀里,小脸凑过去近在咫尺。梅长苏心软得一塌糊涂,揉揉他脑袋道:“好看。哪儿都喜欢。”顿了顿又补一句:“你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兔子。”言罢去吻蔺晨眉心眼角。蔺晨舒服得眯起眼睛,喜滋滋翻身盖被子道:“那就好。睡觉。”


梅长苏惊道:“什么?”


蔺晨甜滋滋道:“睡觉啊。你不是说要抱我吗?”脑袋在梅长苏心口蹭了蹭,小爪子攀上腰,竟是就这么睡熟了。


梅长苏心中默念罪过罪过,亲亲怀中人头发,不多时也睡去。睡前还思索着,待小兔子化形稳定,便能入主琅琊阁了。


8.


大部分时候醒来还是只有茸茸的兔子团在颈窝。只是这天早上兔子身上摸去比平常要热,而且抖得厉害。


“小晨?”梅长苏小心把兔子捞在手里,蔺晨抱紧他手指艰难地蹭蹭,很可怜的样子。梅长苏话未出口,突然心念电转,完全了然了。


嫦娥同他说过,兔子发情期来得很早,蔺晨这样已经算晚。但不知是碍于嫦娥的手气,还是因为嫦娥夸他是最好看的兔子,总之梅长苏有意无意无论雌雄就是没有弄来过第二只。现在蔺晨已经开始抱着他手指啃,眼睛熬成委屈的红色,梅长苏也不知所措:“晨儿,你化形试试,化形会好受一些……”


但是蔺晨显然已经听不到他说什么,从手上滚落到梅长苏腿上磨蹭着。梅长苏心一横,提着兔子耳朵往怀里一揣,另一手伸下去托住兔子下身来回揉搓。兔子整个埋在他怀里,梅长苏闭眼为它搓了不多时,感觉怀里的小东西身上一抖安静下来,掌心便有点湿意,不多,丝毫也不嫌。梅长苏将掌心向床帘上擦了一擦,待要将兔子从怀里挖出来清理一番,岂料兔子刚与他对视,电光火石间跳下床跑得无影无踪,梅长苏追到园子里去,才明白古人云“动如脱兔”究竟是有多快。


尤其是害羞的兔子。


院子里静悄悄,他分明听见过一只小兔子惊慌踩踏草叶的声音,此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院里种满了蔺晨喜欢的稀罕药草,蔺晨迷上学医,每天煞有介事追着别人搭脉。平常梅长苏想要踏进去一步,蔺晨都会紧紧盯着他防他踩错的。此时满院子的花叶,找不见一只巴掌大的雪白兔子。


此时蔺晨正整只兔子贴在月桂树下一动不敢动,心跳得快要蹦出胸腔。它满眼映着绿色,觉得天旋地转,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本能地拼命逃窜。只是觉得刚才发生的好像是和以往都不一样的事,它还没敢确定梅长苏应该是那个不一样的人。


梅长苏踏进草丛,在蔺晨耳中就是极响的沙沙声,它克制着自己不要突然跃起。“小兔子,再不出来就要下雨啦。”


蔺晨抬头,天果然是乌压压的,人间已是秋天。有风吹过,它在树底下没被吹着。风中夹着甜丝丝的清香,先下了一场桂花雨,落在小兔子脚边。它很想去尝一尝那味道,又怕梅长苏发现而不敢动。明明躲不了很久,却总是希望他先转身离开,让它好好地冷静一下。它现在都分不清心头是欢喜还是不喜,害羞还是害怕。明明可以自如化形轻功跑远,却遵循身体的本能用幼稚的方式躲了起来。树干比那个人的怀抱要粗糙坚硬多了,但是……如果它在那人眼里,始终只是只讨喜一些的宠物呢。


俄而天上雷声滚滚,闪电劈得突然,雨也下得干脆。蔺晨突然后悔,那人下界也不过凡人之躯,要淋雨寻它吗?它又再躲去哪里避雨呢?


正在胡思乱想间整只兔被一只手捏住托起来,梅长苏早已走到树边,是蔺晨听着雨心太乱没有察觉。梅长苏笑得像威胁,点点白兔的三瓣嘴:“再敢跑一次,我今晚可就要喝兔汤了。”握着白兔凑到嘴边亲了一下,就要往回走。


蔺晨抽抽鼻子望着他。它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会抽鼻子,看着像是很乖巧很可怜的样子。梅长苏也满含笑意望它,蔺晨突然努力推开他手,滚落地上的瞬间化成人形,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跑。


梅长苏还在背后笑道:“你早一点化形多好。”


9.


自那天起蔺晨再也没有现过原身,梅长苏虽然不怎么在意,偶尔想哄他幻为白兔也被拒绝了,常有遗憾。他主动向梅长苏提出接手琅琊阁,一应事务一点即通,管得有模有样,可见才智确实上佳。梅长苏的确忙,对此甚感欣慰,便也没来得及表示什么反对。这样忙了不到半个月,中秋之日再见他的小兔子,蔺晨已是独当一面的少阁主了。


梅长苏买了根糖葫芦带来,递给蔺晨:“小兔子。”


蔺晨接了道:“不许这么叫。”


“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去你的!”


“晨儿。”


“……”


蔺晨皱皱鼻子望他:“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望过来的这一眼,若放在人间的姣好少年身上,便有无尽撒娇勾引的意思在里头,偏偏他自己不知道。梅长苏失笑,揉揉他长发道:“嗯,不是了。……哈哈,当然不是了。”


蔺晨哼了一声,咬糖葫芦。


梅长苏道:“人间的这一天,人们家里都要摆兔儿爷。兔儿爷,就是像人一样的兔子偶。银的木的布做的,小孩玩的也有,供起来的也有。”他袖出一个小包袱,“我买了些兔儿爷的衣服鞋子,你化原身的时候我给你穿上试试,看合不合适。”


蔺晨道:“我才不是兔儿爷!”


梅长苏怔了一下,扶额笑道:“你知道兔儿爷还有别的意思吗?”


蔺晨往盘中吐山楂籽:“我才不要知道!”


梅长苏又去揉他脑袋。蔺晨吃着糖葫芦,没躲,转而问道:“这一天不是还要拜月亮?”梅长苏道:“嗯。拜月亮,做法事,还要吃月饼。”蔺晨道:“月饼不好吃。”梅长苏道:“那就不吃。”


蔺晨含糊应着把一串糖葫芦吃完,梅长苏道:“晚上带你去看灯可好?”蔺晨道:“看灯人挤人,不如逛花街吧。”梅长苏有些不高兴,没有答话。


蔺晨才学人间的事不久,什么都知道一些,逛花街是故意说的,此时偷偷留意梅长苏反应。梅长苏觉得完全不说话似乎也不妥,敲他头道:“哪里学的毛病!乖乖跟我去看灯。”蔺晨心头莫名一喜,嘴上只道:“哦。”


 


10.


蔺晨挨挨擦擦地跟在梅长苏身后,手上提着那人给他买的兔子灯。买的时候蔺晨道:“这么喜欢兔子,你自己养一只得了。”梅长苏道:“我这不是早有了一只?”蔺晨道:“我才不是!”梅长苏笑道:“你不是什么?”


不是兔子,还是不是我的?


蔺晨梗着脖子道:“我,我是上一任广寒宫主的兔子。”梅长苏道:“不管。她把你留给我了,你就是我的兔子。”蔺晨眱了他一眼。梅长苏喜滋滋,揉揉他头。


蔺晨提着灯往前挤,差点被摊子绊到,梅长苏极自然地揽下腰道:“当心。”


蔺晨突然抬头,去看天上大而圆的月亮,他知道人们期待的此时该在月宫中捣药的兔子不在。那个时候他总是自告奋勇,什么都要他来捣,梅长苏也不催他,卡着滴漏问一句:“捣好了吗?”


“好了!”那时候的小白兔,急匆匆将药扒拉进炉里煮,拿个扇子使劲扇,一面这样喊着回他。如今他只求在他面前长大,不禁感慨下凡的心思,到底不像在天上那么剔透了。


梅长苏揽住他肩道:“灯市还好看么?”


蔺晨轻轻地答声嗯。虽然在他眼里,满街人头攒动花灯如白昼,也不如心智初开时坐在那人的汤匙里看一碗红豆元宵那么亮。是他自己,不愿再做他的小兔子,便真的不能做回去。


梅长苏买了一只孔明灯,牵着蔺晨走到水街的最后一座桥,灯火阑珊处才停。孔明灯扎得颇精致,末端缀了张不大的白签。梅长苏向他道:“写个心愿?”


蔺晨随身带了笔墨。但是他有点茫然,问:“怎么点?我写什么?”梅长苏笑道:“那我来写吧。”


梅长苏写的什么蔺晨存心没有去看,但见梅长苏从兔灯里引火,两人扶着点了灯,然后慢慢放手看它往上飘。蔺晨忍不住道:“只飘那么点高,凭这一盏灯,不可能飘到天上的。”


梅长苏道:“是不能。”但此时天上忽而有百千盏孔明灯,想必个个都写了字,被风吹得晃晃悠悠,慢慢聚拢来向更远更高的天上飞升,汇成一片人间的星海。蔺晨呆呆地看那一片灯海,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只忽然觉得众生不只是受苦的。灯海映照下眼神也明亮,梅长苏慢慢靠过去搂紧了人,吻他额角。


蔺晨一直回到琅琊阁都是晕晕乎乎的,好像有什么失控了,一直无解的问题也不复存在。因为梅长苏在月光与灯海辉映下抱着他问:“你不问我写了什么吗?”


“小晨,我喜欢你,你有其他喜欢的人么。”


“如果没有,那就是我吧。”


11.


梅长苏那天晚上出人意料地热情,完全不考虑初夜是不是要节制。蔺晨实在招架不住,情事过后累得缩回了原身那只小兔子。


他侧过头去拿鼻尖顶它,蔺晨整个趴到他脸上道:“你还没说你在灯上写了什么。”


梅长苏笑了,捏捏它爪子。


“已经实现了。……


“我许愿中秋之夜,我的小兔子能回家。”


 


 


 


ENNNNNN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来是想写从头到尾搞笑喜剧的,结果这个故事在心里堆了太久,挖出来的时候早就不是我最初设想的那个故事了。


但我希望它仍是一个可食用的故事,像酒酿团子那样。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