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镇魂同人-光风霁月序章

喜欢~慢慢看~

昼临·悲欢可期:

中长篇 he 强强 互宠 ooc
 


文案


沈巍赵云澜二人虫洞相聚后随即分离,因执念过深双双进入平行空间。在那里,一切都还未发生,结局未定。


 


 


 


序章(沈巍视角)


 


沈巍费劲地睁开眼,满身疲惫得像是被抽空一样,以致脑子也空白一片,稍一抬手,意识才慢慢地注入。


赵云澜……


是了,他与赵云澜短暂重逢,又匆匆告别。


“我们打个赌”


那是他的声音,恍惚间,眼泪夺眶而出。


 


 


“沈嵬。”一身白袍的人影背光而来,头微垂着看不清模样,瞧身形是个少年。他的称呼令沈巍心中一惊,嵬?多少年没有听到过,自从赵云澜赠名后,他便改名巍了。沈巍反应过来仔细打量周围,这里与他万年前居住的地界洞府无差,昏暗,微微潮湿,他身下是简单的草垫。地界本就没有阳光,资源匮乏,文明和发展程度也远落后于人类聚居的地上,伸出手掌,这明显也是属于少年的手,黑压压的袍子,不高的身量,这是万年前的自己,与跟前的少年似乎一般大,对了,眼前的少年——


“夜尊!”


沈巍警惕地站直身体后退两步,眼前的夜尊是否有敌意,他究竟是少年时还未成魔的弟弟,还是同自己一样莫名回到了过去的魔头?莫非夜尊统一人间的大计不成,另有阴谋,此刻他是敌是友?一时间思绪万千。


夜尊对兄长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深究个所以然,毕竟他一点儿都不关心这个所谓的哥哥,无视他脸上闪过各种复杂的表情,清了清喉咙,“我不是来看你的,是蜉蝣长老在找你。”声音有一些低沉,但尾音却稍上扬,是夜尊一贯的轻浮。


沈巍走出洞府,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天空是灰蒙蒙的,地上多是砂石泥土,坑坑洼洼的不平整,他缓慢地,一脚深一脚浅地催动身体前进,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


这里真的是记忆中万年前的地界。


 


 


蜉蝣鲜少来地界,此刻是感应到斩魂刀的能力波动,前来见证双鬼王觉醒的,她临时居于地界普通的洞府,早早等候。见沈巍到来后,先是细细打量他的神情,半天没有说话,等到沈巍终于有些不安的时候,她才开口道:“你来了,沈嵬,不,应该是沈——巍—。”


“你一定对这一切都感到很奇怪,放心吧,继续作为沈巍活下去,只是,你没有回到过去,因为这里不是你原来的那个世界,而是另一个平行空间。这两个空间有相似,也有不同,对于一些改变,希望你不要过于执着,否则生出的心魔会引你走向灭亡。你只需知道,你的执念太深,因承载不了太大的悲痛与遗憾,虫洞才将你引到这儿来。在这里,也许你可以避免灾难的发生,弥补遗憾。不过最好还是顺其自然,强行改变未来会引起未知的灭亡,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你的因果。”


沈巍死寂一片的眸子倏地一亮:“执念?我到这里来完成我的因果,那赵云澜呢?他是不是也在这里?”


“不可说,不可说。”蜉蝣比了噤声的动作,展露浅浅的微笑,不愿再说什么。


没有再追问,沈巍的心,仿若重重地落到静谧之地,燃起一丝希望。


蜉蝣递过斩魂刀,受到鬼王力量的召唤,斩魂刀自动落入沈巍手中,周身发出耀眼的光亮,之后渐渐隐去。


至此,斩魂刀认主,鬼王出世。


长刀轻轻点地,青葱少年模样的沈巍,陡然间变得目光深沉,神情是超脱年龄的冷静自持,气场强大。


蜉蝣原本只是推测,双鬼王中有一人能够有资格受斩魂刀加持,照此看来,沈巍已经脱颖而出,不必再试探夜尊了,他被同胞兄弟比了下去。从此,双生鬼王中的沈巍理所应当成为斩魂使,统领了地界。


 


 


在这一时空,夜尊没有与沈巍失散,也许是这个原因,从根本上改变了夜尊成魔的命运。沈巍观察了这几年,确定眼前的夜尊不会杀人取乐,至少他现在没有作恶的心思。沈巍戒备心强,时刻注意夜尊的一举一动,扼杀每一个令他心思转变的可能性,但沈巍过不去心里的坎,不可能再对他敞开心扉,终日待他冷漠。


夜尊也不觉得哪里不对,他们兄弟二人自小无父无母,虽然相依为命,但沈巍本就对他不怎么热络。现在沈巍被斩魂刀认可,他虽心存嫉妒,但不觉得有什么可恨的,有一说一,夜尊自认为他们之间从没有兄弟情,即使如此,名义上的哥哥也有维护他的时候,夜尊心高气傲又没有异能,嘴上不饶人加上从小爱捉弄别人,招惹来的麻烦不少,那些小打小闹沈巍就放任他受欺负,权当教训,但若是有人下重手,沈巍最终还是维护他,也许这是他的底线吧。


不过,这几年沈巍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从某一天起,生活得像人类一样。夜尊生食幽畜,对沈巍的精致着实无语,地界人不都是过着山顶洞人,茹毛饮血的日子吗?沈巍如何转了性?这整齐的发束是怎么回事,这又是哪里添来的文房四宝,白水要放几片茶叶才能喝吗,这吃的又是什么,是幽畜不好吃还是精怪不够鲜美,又为什么要烧熟了食物才吃。沈巍若是仔细留意夜尊,便会发现他惊掉的下巴。


 


 


由于不满人类独占地面空间与资源,一部分地界人发起的战争如期而至。人类,亚兽和其余的地界人与之相抗衡,战火在人间一触即发。霎时间,人间被死亡的阴影威胁笼罩,蜉蝣统领亚兽中有战力的族人来到人间,沈巍也带领部下与没有自保能力的夜尊来到人间驻扎,准备开始长时间的战斗。


沈巍在这一时空的异能觉醒后,大概是已经历过太多是非,心境不比同龄人,越发开阔,能量也异常的强大。夜尊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些变化,反观自己终究是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族人,不免升起一些遗憾。沈巍将没有战斗力的夜尊一直带在身边,一是为了时刻注意他的举动,二是为了护他周全。自来到这一空间后,沈巍权当一切从头开始,他从一开始的想除掉夜尊,到现在慢慢地平复心情,不知经历了多少煎熬。他恨当时夜尊因为一己私欲大闹人间,恨自己放在心尖上的赵云澜终究化为镇魂灯芯,承受千万次灼烧而死的痛苦,恨夜尊造就这一切。但现在身边这个夜尊不是他,虽处处与自己绝对,却没做过背叛族人的错事。


成为斩魂使后,沈巍没有停止过寻找赵云澜,却一无所获,没有赵云澜的天下,他有多么厌恶。这些日子以来,他不断地回忆起当时的结局,不断地闪现虫洞中的最后一眼,蜉蝣不肯说出赵云澜是否也在这里,他便心存哪怕一点希冀,在几次战斗中都盼望赵云澜出手相救,如之前一样穿越而来,顶替昆仑君与他约定万年,不过他不清楚,这一时空的事件发展会不会一样。他一次次地失望,就连奋身杀敌的动作,都被一次次地演练成身体的本能。


 


 


这日出行前,沈巍轻轻摩挲着鬼面具,你快出现吧,我寻了这些年,哪里都寻你不得,我怕是……快要支撑不下去。


此时,族人早就得了小道消息,吵吵嚷嚷地讨论起来了:


“今日有贵客到来,听说了吗?”


“蜉蝣长老说了是人类的首领,常年云游在外闲云野鹤的,神力强大,心怀天下,这次因为地界人的纷争持续时间长,他老人家不忍看生灵涂炭,才出手相助的。”


“怎么是老人家?”


“听说他不知活了多少年,不是老人家难不成还是公子哥吗?我猜啊,应该是个仙风道骨的老头。”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