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澜巍』《温柔刀锋》01—02

看了太太的介绍有点害怕,温柔地说,太太,等你的后续

马甲1234:

ABO‖逆CP预警‖慎重阅读




猛然发现初发的时候02末尾的一段掉了,只好重新补发了。03很快上来吧……应该也许。




卧底×黑警




00




许久之后,等赵云澜已经老得走不动了,年轻时的那些血雨腥风的过往就像黄沙般被岁月轰然冲塌,这条路上只余他一人禹禹独行时,他常常想起多年前那个风平浪静、阳光明媚的下午。






那时沈巍还不是沈老爷子,他也不是龙城威风凛凛的赵局长,世界新生伊始,一切都像一张洁白画纸那样,只待他们谱写。






一切故事都从那里开始,一切结局都在那时注定。






温柔刀锋




01




窗外阴风怒号,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到窗台上,天空时不时撕扯开一个发亮的大口子,雷声轰鸣,震慑这片大地。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死寂,只有几道凄冷的白光堪堪映进来。




沈巍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孕检报告,脸色惨白,抱着自己蜷在墙角里,瑟瑟发抖。




他完蛋了。




他怀了赵云澜的孩子,一个月。




沈面阴狠的警告、赵云澜每每提及“地星”时的咬牙切齿……一切就像一座大山那样沉重的压在他的头顶,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了心脏,他感到窒息。




绝望像潮水将他淹没,他仿佛溺进深海里的一尾鱼,腥咸的海水争先恐后的涌入他的肺里,他拼死挣扎,不停摆动身体想要浮上海面,却连一阵水花都没能激起。力气渐渐抽空,挣扎一次比一次微弱,到最后一切声响都平息下来,最后一次无力的甩动鱼尾,他滑落进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他一直以来都极力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东西,他像可怜的羔羊躲避恶狼那样逃避着不可更改的事实,鸵鸟一般把头深深埋进泥沙里,以为这样就不用面对。但是现在命运终于挥出了它的铁拳,他不得不承认,他根本不是被赵云澜放在心尖尖上呵护宠爱的那个白月光小巍,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复仇人,是心机深沉的恶鬼,是名震国际的生物专家,是他的“鬼王”弟弟深深插进龙城警队高层的一颗钉子。




“哥哥,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你真的动了心,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痛苦,让他尝尽被枕边人算计背叛的滋味,然后活活折磨死他。”沈面微笑着说出的话语,虚假的祥和之下藏着的是令人脊背发寒的恶毒。




如果……如果赵云澜知道了这一切,知道他们“初遇”那天根本不是什么英雄救美,那群把他堵在巷子里的混混不过是沈面用来迷惑他的棋子;知道没有什么“报恩”与“巧合”,有的只是他从始至终蓄意的接近与似有若无的勾引……知道每一次沈面都能在警方的天罗地网之下生生逃脱是因为有他通信,知道那些可怜的孩子是因为他研发的“T—细胞感染病毒”才白白死去……




赵云澜会怎样?会不会嫌恶的推开他,大骂他是该死的杀人凶手?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扣着扳机的手指都因为对他浓浓的厌恶而用力到发白,恨不得让他立马下地狱?




沈巍不敢去想,平日里赵云澜光是对他说一句冷话,他心里都会像被堵住了一样难受半天,如果赵云澜不要他,那他,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意义?




不!想到这里,沈巍的拳头渐渐握紧。




他找了这么多年,才找到赵云澜这一点温暖光明,如果谁要把他从他身边夺走,他就跟谁鱼死网破。




山穷水尽的恶犯不害怕失去。




“咔嚓”一声,拧钥匙的声音穿透重重黑暗,从客厅传来。




“媳妇儿,宝贝儿,小巍巍,老公回来啦,在吗?”赵云澜在玄关处边脱鞋边扯着嗓子喊他,沈巍近些日子不知道为什么离奇的怕打雷下雨,他今晚本该在局子里守着,可思来想去还是放心他不下,硬是打电话让大庆回去接了他的班,自己则冒着大雨跑回来陪沈巍。




没办法,在没确定沈巍是否安好的情况下,他这一颗心就总会吊着,半天不得安宁。




“天眼”行动已经进入了尾声,警方即将收网,不出意外能一把打下整个“地星”,他这一个月来天天夜不归宿朝五晚九就是为了这次行动。




很久没好好和沈巍过二人世界了,伸手打开客厅里的日光灯,赵云澜想,等这桩他苦心经营了几年的案子一完,他就请假,在家好好陪沈巍一段时间。




Alpha带着无法掩饰的疲倦却仍装出轻松高兴的嗓音穿透层层空气,一把钻进他的耳朵里。沈巍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把报告单揉成一团扔进床底,再睁眼时,已是赵云澜平日里习以为常的温柔模样。




“云澜……”他走出卧室,像他们相爱的这几年来每一个夜晚做的那样照常拥抱赵云澜,而后在他因为几天没好好刮胡子而摸起来有些刺刺的颊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鼻尖雀跃着的自家Omega的香气与沈巍柔软的拥抱让赵云澜不禁卸下一天的疲倦,倦鸟归巢,沈巍就是他的家。他伸手把人揉进怀里,心里不由得一阵满足。






“宝贝儿,今天在家有没有想老公?”正经不过三秒,他就浪荡起来,一双起了茧子的手极不老实的滑上了沈巍包裹在浴袍下的、浑圆的臀,故意流里流气的揉了揉。他哑着嗓子问。




沈巍轻轻的点了点头。动作乖顺的就像是一头在青山绿林里饮水的一头鹿,让人不免心生怜惜。




“去洗澡……”他体贴的替赵云澜脱下湿了的外套,反应过来他今早出门时并没有带伞,这会怕是他淋着雨匆忙赶回来的,心里一阵担心焦急。




不由分说的把人往浴室里推,自己则跑去厨房准备煮一碗驱寒的姜汤,看赵云澜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沈巍松了口气。




02




“小巍巍,老公都好久没要你了,嗯?”饱暖思淫欲,身后刚洗完澡就趴在他身上的Alpha手紧紧圈在他的腰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他散发着香气的脖颈里,赵云澜呼出的热气悉数打在他白嫩敏感的肌肤上,就像被人使一尾羽毛轻轻挠着,沈巍觉得痒痒的,耳根子很快就不争气的红了一片。




“不……”想起下午医生叮嘱的前三个月最好不要行房的话,沈巍犹豫的摇了摇头。




把姜汤盛进瓷碗里,调好温度让赵云澜趁热喝下去,沈巍觉得自己今晚不能动摇。




其实他刚答那声柔弱中带着小心的“不”时,赵云澜是愣了一下的。




沈巍对性事一向没有什么渴求,但却很顺从他。每每他想要时,沈巍虽然觉得羞耻但最后还是会乖乖张开双腿,由他在那湿热紧致的小花里胡作非为。今天这么拒绝,倒还是头一次。




他心里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却又没觉得有多不对。因此只是继续抱着他磨蹭,勾得人狠不下心来推开他。




他潜意识里是觉得只要再磨蹭个两分钟,沈巍就会答应他了——以往的经验这样告诉他。




然而今晚他却失算了。




在短暂的动摇与犹豫之后,沈巍终于铁了心,明确的表示不让他做。




这能怎么办?媳妇儿不想,就顺着呗。滚床单还能有沈巍的意愿重要。




赵云澜喝了姜汤,坐在卧室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心里寻思着。沈巍跪坐在他背后,手里拿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二人沉默了一会,许是沈巍觉得对他不住,吹好了头发之后脸红得能滴出血来,柔声问他能不能用嘴替他解决。




赵云澜摇了摇头,把人抱进怀里撒娇一样乱蹭,口里说着“你不想咱就不做,别老委屈着自己”,换来沈巍一阵愧疚。不过人他吃不着,油还是要揩的。趁机在沈巍的胸前揉了揉,又隔着衣服不怀好意的舔舐咬弄那敏感的肉粒,舌尖挑逗的打着圈圈,直到浴袍那处湿了一片,隔着衣服隐隐约约透出里面两粒嫣红,他才收手。




沈巍的脸更红了,苍白清秀的双颊飞上了红霞,一双鹿眼里盛满了水似的,湿漉漉的看着他,整个人显出几分脆弱,叫人怜爱。




不仔细看还好,一仔细他就察觉出不对劲——沈巍的脸色今天异常的苍白,就像是生了大病似的,哪怕这会儿因为他的胡闹而带上了绯红,也仍掩饰不住那份病恹恹。




“怎么了?医生怎么说?有没有事?”想起他今天去了医院,赵云澜的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仿佛询问的是什么军国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沈巍近段时间老是吃不下饭,还常常瞒着他偷偷趴到马桶旁吐,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好几次询问沈巍有没有事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他前晚终于火了,一把压着人的手腕斩钉截铁的说要带沈巍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沈巍知道警队现在根本离不开他,他请一天假,得有多少事情堆着得不到处理,他不愿他过后成倍的辛苦劳累,因此坚持说自己可以独自前往。




这也就是事情的开端。他一开始也只以为是凉了肠胃,但直到护士让他去妇产科挂号,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没什么。”沈巍摇了摇头,“就是胃吃坏了,


医生开了药,吃几天就好了。”




声音瓮声瓮气。




赵云澜信他才有鬼,联想到沈巍今天种种反常的行经,他越这样说,他就越怀疑。




收住笑容,他直视着沈巍清澈的眼睛,道:“没骗我?”




沈巍摇头。




“医生的检查单呢?拿来我看看。”他不放心,沈巍一向都是咬碎了牙齿和血往肚子里吞的主儿,宁可自己一个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痛死,也不肯让他知道了担心半分。他真怕他是生了什么大病,不愿意让自己担心而选择隐瞒。




沈巍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早准备好的检查单,递给赵云澜看。




赵云澜从上往下仔细看了一遍,确认人确实没事后,脸色才缓和下来。




“我去把衣服洗了。”窗外仍下着暴雨,可家里有了赵云澜的味道,沈巍一下就不怕了。




“好。”赵云澜点点头,看他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口,忽然一阵尿意。




起身下床撒尿,却不成想一个不小心把拖鞋踢进了床底。叹了口气,赵云澜赤着脚找来拖把,想把脱鞋扫出来。




拖把头在床底下转了一圈,赵云澜扫出了拖鞋和一个纸团。




鬼使神差的,赵云澜下意识的就伸手捡起了那纸团,展开来看了看。




他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气死。又惊又怒又喜的,他愣在了原地。




只见上面写着: 沈巍   妊娠反应剧烈…… 病人身体虚弱,建议家属予以特殊照顾与调养。

评论

热度(172)

  1. 飞蛾扑火……吱。马甲1234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太太的介绍有点害怕,温柔地说,太太,等你的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