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归来


"沈巍走过的地方,每一粒沙子都映照

出一个世界,每一朵花都盛载着一个

天堂。"

呜呜呜,写得真好

惑与不惑:

3.1

 

赵云澜用长生晷将自己的生命能量一点一点地渡给沈巍,终于让沈巍从能量体变成了实体。这个过程让他多了几根白头发,于是大庆每天的工作又多了帮老赵找出并拔除白头发这一项重任。

但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沈巍还是没有苏醒过来。

林静能做的检查全做了,没发现任何异状。心跳正常,呼吸正常,血压正常,体温正常,甚至连脑部检查都做了,还是查不出个什么原因。沈巍就像要一直沉睡下去一样,丝毫没有要醒来的征兆。

 

“沈、沈教授不会变成植、植物人吧?”小郭战战兢兢地问林静。

林静沉思了一下:“不好说。”

小郭吓了一跳,眼圈又开始红了:“林静哥,那你可一定得想想办法啊!”

林静两手一摊:“我比你还着急呢!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我科技界的国民老公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案例啊。”

大庆倏地一下跳起来坐到祝红桌上,把正在沉思的祝红吓了一跳。“死猫,你要吓死老娘啊!”

“唉,祝红姐,咱亚兽族不是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草药之类的吗?要不大族长你回去找找四叔,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祝红咬了咬下嘴唇,终于还是点点头。

 

祝红从亚兽族带回了几支千年灵芝,但赵云澜不敢贸然给沈巍用,怕力道太大。他宁愿耐心等候,等着沈巍自然苏醒的那一天。祝红一腔热诚不被当好,气得直骂赵云澜不识好人心。

 

沈巍恢复生命体征后,赵云澜每天都会给他用温水擦拭身体,更换衣服。还查阅各种资料,学着给他按摩活血。

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赵云澜每天进入实验都会把门反锁上,谁都不让进来。然后先接好温水,解开沈巍领口的扣子,一点一点地帮他擦拭身上的肌肤。沈巍皮肤弹性很好,原本就白皙的肤色因为几年不见阳光,显得有点过于苍白,擦过温水之后,倒反而有点泛着粉红。赵云澜每次擦完后,都会帮他从里到外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他知道沈巍爱干净,以前是每天必换一套衣服的。赵云澜自己这一辈子也没这么讲究过个人卫生,但给沈巍换衣服是雷打不动的。衣服换得勤了,当然就得洗。赵云澜原本想把这个任务扔给大庆的,但想到沈巍脸皮薄,想必不会让别人碰自己的内衣,于是就改成了衬衫及以外的部分扔给大庆,内衣则由自己亲手洗。小郭又自告奋勇地分担了一部分大庆的任务,获得了楚恕之的眼神赞赏。

赵云澜从护理书中了解到,长期同一姿势卧床会容易造成褥疮,于是便定期给沈巍翻身。虽然有床垫,但毕竟不够柔软,躺久了必然会骨头疼。为了让沈巍的身体不要一直平躺在床上,赵云澜索性把他抱起来,坐到椅子上,搂在怀里,让自己的身体作为他的倚靠,还时不时变换一下坐姿。自从想到这个方法,赵云澜每天从进去到出来,手里没有其他事的时候,就一直抱着沈巍。

沈巍的呼吸和常人无异,软软地靠在赵云澜肩头的时候,温热的气息一下一下地呼在他脖子上。每当这个时候,赵云澜的心就变得异常柔软,莫名觉得一直这样也很好。

赵云澜之前曾无数次后悔没有在沈巍有生之年好好拥抱过他,当日在地君殿中他眼看着沈巍满身是血地倒在自己面前却无法碰触他一下,让他每每在夜深人静之时痛彻心扉,所以他下定决心,只要沈巍在自己身边,一定要好好地抱住他,再也不放手。

 

抱着沈巍的时候,赵云澜会念念叨叨地和他说话,从小区里的栀子花开了,到龙大又一届学生毕业了,有时还顺带抱怨一下物价又涨了。一天的时间很长,没有那么多话可说,赵云澜忽然想到给他念点书,于是让小郭在图书室里找几本合适的。小郭吭哧吭哧找了半天,抱过来一堆杂七杂八的书,大多是上古传说之类的,赵云澜嫌文言文念起来太累,抽出了一本外国诗歌集,一翻,觉得挺好,译文浅显易懂,朗朗上口,就决定拿进去念几首给沈巍听。

翻开书第一首,赵云澜觉得有点眼熟,不知道在哪里看过。很简单的一首小诗,却让他心生戚戚。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双手握无限, 刹那是永恒。”《天真的预言》。

赵云澜一手搂着沈巍,一手拿着书,慢慢地念着。

他想起万年前的那个夜晚,没有旁人在侧,他和少年沈巍坐在星空下畅谈人生。

“你看这世间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如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如你就叫……沈,巍。”

沈巍清澈天真的眼神他至今记忆犹新,很难想象这眼神的主人至今已走过万年。万年后的沈巍少了一份青涩的天真,多了一份温润端方,可他身上依然担着那么重的责任。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沈巍走过的地方,每一粒沙子都映照出一个世界,每一朵花都盛载着一个天堂。

赵云澜轻轻地把书放下,两手一上一下,像个母亲抱婴儿一样,把沈巍仰面朝上放置在自己的怀里。

双手握无限。

对他来说,沈巍就代表着无限。他将沈巍从无限的浩瀚空间中凝聚回来,现在正牢牢地握在自己的双手中。

赵云澜长久地注视着沈巍那俊美得毫无瑕疵的面庞,然后轻叹了一口气,慢慢俯下身去,在他额头上珍而重之地印上了一个吻。

沈巍万年的期盼,好像都在这个吻里面实现了。

刹那是永恒。

评论(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