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勉强算是all面]最后的战役 (正剧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傻了



别摸我的角:

沈巍与夜尊的最后一场战争。


黑,非常黑,仅供娱乐。








-------------------------------










空气中带着血腥味扑面而来。







昆仑山脚下。滚滚黄沙飞起,一个黑色的人影单膝跪地,右手扶着一把巨大的长刀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他吐出一口黑血,很快便被黄土吸收。


 


从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白色的人影走过来,他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他笑得妖艳可怖,“看来斩魂使的实力也只是如此。”


烛九从夜尊身后说,“夜尊大人,我们尽快解决他吧。”


 


来自大封地的鬼王兄弟沈巍和夜尊在此处已经进行了长达五十年的战争。沈巍以一敌众,终于累倒在地差点不省人事。他的弟弟夜尊冷笑一声,对他举起了手掌——


 


一束白光照耀过来,沈巍忽然感到世界在天旋地转,他脚下一空,他闭上了眼睛。









沈巍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松软的草地上,一个陌生人坐在他隔壁温柔地问他,“你醒了?”


他抬起手挡了挡阳光,脑中一片混沌,“我……死了吗?”


 


坐在大石上的男人慈祥笑了笑,他伸手拨开了沈巍的刘海,“你没有死,”他把沈巍扶了起来,拍拍他身上的青草,沈巍感受到了男人的好意,开口问他,“是你救了我?我在哪里?”


 


“这里是昆仑山,我是这里的山圣,我叫昆仑。”沈巍眯起眼睛,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昆仑长得俊美清秀,虽为山圣却不孤高冷清,反而带着一股悯怜苍生济世为怀的气质,沈巍一下子心跳有点加速。


 


这个时候,昆仑露出一副难为的表情,“我把你呼唤到这里,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恩人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昆仑君,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说吧。”


“谢谢你,沈巍。”昆仑高兴起来。他顿了顿,像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心似的开口道。






“你愿意成为魔法少女吗?”


“………………………………………………”


昆仑以为沈巍听不清,又重复了一遍,“你愿意成为……”


 


“不愿意!”







昆仑受了重击,抱着自己的小心脏说,“你不是说要当彼此的天使吗?”


沈巍:“我没说过这种话。还有天使是什么。”


 


昆仑表情悲痛:“你为什么不愿意成为魔法少女呢?我借助你魔法的力量,你还能以此打败你弟弟!”


沈巍起身找出口,“…………我已经活了八千多年,而且是个男的,和少女二字毫无关系。”


 


昆仑:“不是,魔法少女是一个职业,不是条件。而且为什么你听到少女就要拒绝呢,你这是性别歧视。”


 


沈巍听到这话感到胯下一凉,“您的意思是成了魔法少女就会变成少女吗?”


 


“不是,是魔法少女,不是少女。”


 


沈巍感到头疼,“我不愿意。”说完继续观察周围,想下山的办法。


这时候昆仑笑了起来,“没用的,你进了我这个结界,没有我的允许不能随意回去。除非你答应我成为魔法少女。”


 


沈巍要疯了,“你放过我行不行。”


昆仑:“不是,你听我说,成为魔法少女以后你可以拥有强大的法力,在一瞬间打到夜尊和他的党羽。何乐而不为呢?”


 


沈巍听到这里竟然感到点点心动,昆仑见他沉默了又问,“你在担心什么?”


 


“魔法少女……变身的那一瞬间会裸体。”


 


“没事!虽然变身的一瞬间会裸体的设定不能改变,但是我可以做到让别人替你裸体!”


 


沈巍惊恐道,“撒子东西?”


 


“你基本上不需要任何代价,不用裸体,只是喊一段咒语以后就能打败你弟弟!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沈巍想了想,觉得对于自己来说这交易仿佛不太亏损,而且他向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只好答应下来。


“好吧,那说好了,只变一次。下不为例。”


 


昆仑勾起了得意的笑容,“好,那契约成立。我必须给你我身体的一部分,才能把你升为魔法少女格。”


说完,昆仑递给沈巍一个精美的木盒子。沈巍打开木盒,发现里面有一条干枯的肉色绳子。沈巍愣了愣,“难道这是……”


 


昆仑俊美的脸庞笑了笑,“这是我的脐带。”


 


沈巍盖上盖子用力扔到地上,顺便一脚踢飞。木盒散发灼眼的光芒,化成了天边的一颗流星。






昆仑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脐带找回来,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干嘛踢飞人家的脐带。”


沈巍气的武汉话都出来了:“里去晋江看一蛤!楞家昆仑僧神格给滴四筋!筋!里给窝个脐带四不四闹眼子!?”


昆仑:“你也知道那是神格!魔法少女就是用脐带的!”


沈巍没好气,“太恶心了。”


 


昆仑伤心,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的脐带会被说恶心。但怕沈巍改变主意,赶忙说,“你就别挑剔了,赶紧回去打你弟吧。”


 


说罢,一阵强光闪耀,沈巍感到一阵晕眩便回到了和弟弟打斗的世界里。








夜尊看见沈巍受了自己致命一击竟毫发无伤,表情凶狠起来,“不愧是哥哥,竟抵挡得了我的一阳指的狮吼功。等等,你旁边怎么多了一个人?”


 


沈巍转头,看见昆仑站在自己身边。他认真地说,“趁现在这个机会,变身吧。”沈巍点点头,嫌弃地接过昆仑手中的脐带。立刻又懵了,“你刚刚说,变身要咒语?”


“是的,”昆仑颔首,“当你接过我的脐带的时候,咒语已经在你脑海中了。”


 


沈巍闭上眼睛,感到一股暖流从昆仑的脐带传至全身,身体忽然充满了强大的力量,他大声地用武汉口音喊出,


 


“渣渣死渣渣死,纳斯塔纳路渣渣死!爱和正义的黑袍美少女水兵巍,我要代表地星朵蜜你!”


 


那天风好大,沈巍抱着期待在一片反派中喊话。




夜尊:“…………………………………………”


烛九&鸦青&所有反派:“…………………………………………”


他们看着沈巍在空中旋转,跳跃,闭着眼完成了一段变身。


 


这个时候,在夜尊身上出现了一声爆炸声。







沈巍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见到自己的弟弟裸体了。





烛九&鸦青&所有反派:“!!!!!!!!!!”


 


夜尊挡脸也不是挡身子也不是:“什么鬼!烛九脱掉你的大衣!”


 


烛九留着鼻血屁颠屁颠地把大衣脱下来给他老板穿上。


 


沈巍疯了,一把捉住昆仑的衣领,“你在干嘛。”


 


“你冷静,”昆仑安慰他,“魔法少女变身必须裸体,你不肯裸只能让与你最亲近的人裸了!”


 


沈巍,“人家裸体以后都是有衣服穿的!夜尊怎么就只是裸体了?!”


昆仑:“因为裸体是为了能穿上魔法少女的战衣,他没有战衣穿只能这么裸着了!”


沈巍不放手,“你管这叫战衣?这是什么,为什么我要穿着the north face冲锋衣当魔法少女?”


昆仑:“恭祝沈总喜提昆仑冲锋衣。”


 


沈巍看见夜尊勉强遮住了身体,还在扒烛九裤子来穿,又一股怒气冲上来,“你起码给他留条内裤吧。”


昆仑恍然大悟,“对了!他内裤在我这里!”


沈巍崩溃,“你个变态!”


 


昆仑避开沈巍的一拳,掏出一条内裤,双手撑开。


 


白底,小黄鸡图案。


 


沈巍看见这条内裤,惊恐地看向他弟弟。


夜尊傻眼,“你别含血喷人,我不穿儿童内裤!我的内裤是黑色的!”


“黑色的?好!”昆仑又掏出一条黑色的内裤,展开,黑色,透明,蕾丝。


 


夜尊要上去打人了,昆仑一手一条内裤挥着问他,“小夜尊,你掉的是这条白底小黄鸡内裤呢?还是这条黑色透明蕾丝内裤呢?”


 


夜尊现在穿着烛九的大衣,里面还是裸体,特别像一个变态,“都不是!我的是CK黑色四角裤!”


昆仑一脸慈祥,“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那这三条内裤都归你吧!”


夜尊:“我不要!”


 


沈巍听到这话震惊了,他的弟弟,白皮肤,白头发,白袍子,里面的内裤居然是黑色的?


然而抱着这种想法的显然不止沈巍一个,烛九突然发话了,“夜尊大人,恕在下直言,我觉得你穿白底小黄鸡的内裤比较好看!”


 


沈巍想象了一下,差点点头。谁知传来了鸦青的一声冷笑,“哼,你们根本不懂,夜尊大人穿黑色蕾丝才好看。”


 


沈巍又想象了一下,真实地点头了。


 


夜尊:“你们给我闭嘴!哥你干嘛点头!” 








夜尊终于拿到了自己的内裤,突然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穿内裤这个行为不太好,于是死要面子,塞进了口袋里。


 


鸦青:“老板,我们还打不打?”


沈巍:“你…先回去穿套衣服过来再打?”


夜尊:“……沈巍你好奸诈的手段!我会回来报仇的!”


昆仑:“哈哈,你就算再回来沈巍还是会变成魔法少女,你还是会裸体的!魔法少女巍巍是战无不胜的!”


沈巍:“你闭嘴。”


夜尊这种混世魔王也被昆仑的无耻吓坏了:“这什么变态神仙?”


 


说完,夜尊和他的反派党羽怒气冲冲地离开昆仑山脚。沈巍面无表情地脱下north face冲锋衣顺便把昆仑的脐带扔走。





自此,兄弟二人之间再无战争,国泰民安。魔法少女的力量再一次拯救了世人。














-end-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