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明楼×贺涵/贺涵×明楼】长官,你记得吗(38)

跌宕起伏啊

Freedom:



洪少秋赶回医院的时候惊恐地看到谭宗明被几个浑身是伤的助理护着,但他也挂了彩,谭宗明坐在地上起不来,他依然在喊着:“明楼不见了!”


爆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凌远、荣石扶起地上的两个人,贺涵严重些,花花衣服都烧坏了,身上血淋淋的,不过还好,他刚才跑的还算快,没受到太大伤害。

庄恕趴在凌远肩窝,凌远张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喂,喂!贺涵!”

短暂的安静过后,贺涵就从溺水的状态苏醒,他睁开眼睛缓了口气,胳膊和后背疼死了:“我们被骗了!”

“回医院!”凌远这才能发声,才刚刚找回自己的声带。


蔺晨干掉那几个比他都大出几圈的彪形大汉,他筋疲力尽地挥了凳子劈开反锁的门!

扶着谭宗明下来的洪少秋正好看到蔺晨,蔺晨也不怎么好,空间狭小杂物又多,他根本施展不开。

身上被揍了好多拳,他都有点看不清路:“红烧肉!”

“蔺晨!”洪少秋和谭宗明赶紧跑了过来:“你没事吧?”

“我,我哥呢?”蔺晨根本顾不上自己。

“……”谭宗明低头,双眼充满了恨意和怒意,但更多的是自责:“是我没用……”


其他人也在不久之后回到了医院。

一开始没敢告诉贺涵明楼不见了,只等医生给贺涵处理了伤口,才敢说实话。

贺涵左手带着夹板一瞬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还好都是外伤没什么事:“你们刚才,刚才,说,说什么?”

“……”谭宗明脑袋埋在胸前,他摇摇头:“我……没保护好他。”

庄恕拒绝了别人让他留院观察的好意,他挣扎着推了新的轮椅在众人间挤进来:“不对,是我的错,我自以为这里很安全……我应该让更多保安守着。”

“我安排的助理都一个个差点被打死,你那些保安还不够人塞牙的。”凌远坐在他身边深深叹气:“这事,谁也别自责,我们先找到明楼,取回解药吧。”

“我们现在怎么找?”蔺晨也红了眼眶,他觉得自己才是最错的那个:“我不应该下楼的,我要是不下楼就不会中套,如果我在,哥肯定不会被带走!”

“好了!”荣石要烦死了:“我去派人全城搜索。”

“不必。”贺涵忽然冷静下来,他撑着夹板转了一圈:“我在蟒蟒皮下按了定位系统,就怕再出事,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

“……”洪少秋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他抬抬头看看贺涵:“贺涵,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啊!”


明楼依然是自己醒来,他还想着醒了之后和贺涵说说话。

但他没有想到,这次醒来竟然不在医院!而且身边的人并不是他的爱人也不是他的亲人……而是……

汪曼春?

明楼当然惊讶,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上了脑子。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是逃出来了吗?他不是被兄弟们救走了吗?他怎么又会落到汪曼春手里了?

这到底怎么了?

汪曼春当然知道明楼在想什么,她看到明楼醒了,也并没有率先开口。火辣的妆容波澜不惊,叼了根烟,就这么坐着,好像根本不打算说话一样。

这是梦?

明楼也就慌乱了有几秒钟,几秒钟过后再次平静下来。他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的四肢被紧紧绑缚在轮椅上,他动不了。

所以,不是梦。

那么发生了什么?明楼此时不担心他会怎么样。倒是担心贺涵他们,有没有人受伤?汪曼春这个人太狠,什么都做得出来。

“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明楼挣扎几次,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得也就不费力气了。

“就像你不会放过我一样。”汪曼春是这么说的。

“他们呢?”明楼问的是其他人。

“我杀了他们。”

“呵。”刚刚明楼确实有些担心,不过看到汪曼春回答时的表情他就知道了。

没事,其他人都还平安。

“你说谎的伎俩,真的很差,曼春。”


“他那里的信号很弱,我在尝试接收。”洪少秋很急,他怕自己动作太慢,而明楼等不了。

“不要慌。”王天风知道这消息也急了,他怕明楼真有个什么事,以后就少了个冤家啊:“我还比较了解汪曼春,就算明楼杀了她全家,她都不会舍得马上弄死明楼。”

他们在生意上也算是老熟人,王天风和明楼关系这么好,他自然很了解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那她会怎么样?”蔺晨大声追问。

“他本来就一身伤,你觉得他能受得住汪曼春的折磨?”贺涵幽幽开口。

就在几人沉默之时,病房门忽然被推开,是明镜。

明镜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她甚至没有顾上穿外衣,整个人看起来惊慌失措:“明,明楼呢?”

许光明、胡八一之后才跟着跑进来,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我们,我们没,没拦住。”

明镜早就听自己的助理说了,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会不找人看着自己的弟弟?她不会再疏忽了。

“大,大姐,明楼他……”贺涵手臂挂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对明镜开口。

“大姐,明楼没事,您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等他回来。”

荣石用冷静安慰明镜,这也是最佳的办法。


明楼被汪曼春带着离开之前的地方,他虽然不知道汪曼春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但他也不会怕。

身体越来越虚弱,疼痛正逐渐代替呼吸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死亡距他如此之近,就像那汪曼春,一样。

“我一开始以为那个贺涵不过就是喜欢耍耍嘴皮子的家伙,不过现在我倒是对他改观不少。”汪曼春说着,她抬起胳膊搂住明楼的脖子,明楼无力地睁眼看看她,对她的话并不感兴趣。而汪曼春却再次开口:“他在你的身上,放了追踪器。”

评论

热度(153)

  1. 飞蛾扑火……吱。Freedom 转载了此文字
    跌宕起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