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澜巍】千山[上]

这个超虐,不动声色的虐,算是虐的最高境界了吧,心疼巍巍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OOC。


*接剧版结局。憋了很久终于把这个脑洞写了。


*失忆小巍,性感赵处,在线追妻,追不到就……就跟我姓呗,我偷摩托车养你。


*(会是HE的)


1.


 


他听到了脚步声,跟着他从广场一路走到小巷,被人跟踪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沈巍没怎么放在心上,他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巷口因为夕阳被拉邪了的影子,装作没看到似的继续拐进小巷,他在墙壁后面等了一会儿,暗自在心里数了几秒,突然冲了出去。


在偌大的地星里,他的能量着实不算强的,小打小闹或许还有点用,真枪实弹比划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占到便宜,所以他剑走偏锋,想着一下就能偷袭成功。被他挟持住的男人和他差不多身高,穿着一件深褐色的皮夹克,乱糟糟的头发下一双眼一眨不眨的直直的望着他——


“沈巍。”


“又是你。”沈巍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犹豫要不要用力将他打晕,想了一会儿又放弃了,只得放下手来后退一步。这倒不是头一次见这个男人了,他不是地星人,但下来过好几次,每次都要乱七八糟的跟他说一堆他听不懂的胡话。倒是有一次被别人遇见了,那人毕恭毕敬的冲来人鞠了个躬,道:“赵局长。”


地星把他称作英雄,银质雕像就被摆在地星的广场中央,沈巍曾经无数次的从那里路过,直到那时才能堪堪把衣袂纷飞的塑像和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眉眼坚定的男人对上号。地星人称他给地星带来阳光,拯救了地星和海星之间的关系,以毫无异能的人类之躯成为“救世主”。


沈巍对那些都不太感兴趣,他后退了一步,当做打招呼似的点了点头:“赵局长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地星救世主——赵局长——赵云澜攥住他的手臂,急匆匆道:“沈巍!”


作为一名人类来说,他的力量着实有些大了,沈巍被掐得有点痛,他不自在的想要把手臂抽出来,皱着眉看他:“抱歉,赵局,我叫嵬,你可能认错人了。”


 


沈巍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大晴天,他躺在路口,所幸地星地多人少,他不知道躺了多久了,却也没有什么人围观。周围都是高高拔起的建筑物,和昏迷前的画面一点都不符合,他挣扎着坐起来,只想去找他的弟弟。他叫嵬,是地星黑袍使,地星不应该有阳光,而他应该有一个弟弟。他的记忆在之后的几周才被慢慢拼凑起来——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万年以后了,地星和海星刚刚经历过第二次大战,一切都在战后重组的过程中,地星有了光,地下人也开始拥有和地上人一样的生活,他们开始建造小学、建造高校、建造广场、建造商业街。


有次沈巍路过广场,竟然意外的发现他们还会建造雕像。那座雕像被打造的银光闪闪的,它被放在广场的正中央,是一个留着胡子的年轻男性,他手里捧着一盏灯,微微低下头去,明明被建造的无比高大,眼神却仍是落在了每一个会抬起头来望着他的路人身上,那双眼睛慈悲又坚定,嘴角还带着笑意。


可笑的是,那还是一个人类。


沈巍苏醒之前的世界,地星人为了挣抢资源不停的往上爬,他们嘲笑毫无异能的海星人,认为自己才应该成为地球的主宰,而他们现在轻而易举的对一个海星人俯首称臣。


那日过后的一个星期,沈巍路过广场,发现又有新的雕塑被重新建立起,是个年轻男性,带着兜帽,衣角被风吹起,一只手拿着刀,一只手朝向前方,如果说先前的人是慈悲为怀的救世主,那么这个应该就是冲锋在前的守卫者。沈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那是他,那是黑袍使的形象——可惜好景不长,人像刚刚立住,就又被收了回去,他有点纳闷,只能拽住一个人问道:“为什么?”


“他们长得一样。”怀抱外孙的老婆婆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虽然没有说更多,但沈巍也差不多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在小时候就走失的弟弟,不光没有死,还成为了地星的灾难。


他到底干了什么。


高大的黑袍使雕塑被收了回去,沈巍沉默着目送它远走,到底也没说出一句话。


他其实不太在意了,地星现在看起来很好,也不需要他,那他黑袍使的使命其实也就完成了一大半。他知道自己大概少了一部分的记忆,那也没关系,他也不怎么想找回来。沈巍张了张手,自从醒来之后,他发现陪他一起苏醒的只有一小部分能量,就连想唤出斩魂刀也很难做到了,他试了几次,最终选择了作罢。


那就重新再来吧。


黑袍使的身份,他不要了。


 


可眼前这个男人不允许他重来,赵云澜拽着他的手臂,近乎嘶哑的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来:“不,你叫沈巍,你的名字还是我起的。”


沈巍觉得好笑,他小心翼翼的把手臂抽出来,顺手在赵云澜的手背上拍了拍当做安慰:“谢谢你起的名字,赵局,但我下午还有课,该上课去了。”他在地星的小学谋了个职位,想要活下去,工作是第一要义,说来也奇怪,他的初始异能是学习,他本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却也偏偏选择了当名老师。


赵云澜没有放弃,他沉默着陪沈巍一路走到校园门口,沈巍见他总算没动手动脚的了,也终究没对这件事发出什么异议。


“我终于找到你了。”临别时的男人这么说道,“我还会再来的。”


沈巍在陌生的地方苏醒,他发现自己失去了一切,强悍的异能、断片的回忆、缠着他的弟弟、众人的敬仰,他本以为自己会伤心难过,会生气愤怒,但那个在广场上建立起来、又最终被拖走的雕像让他意识到,他已经被这个时代所抛弃了。


他不会再生气,也不会难过,他只需要自己重新站起来。


但不知为何,这个男人过分忧伤的眼神还是让他有点沉甸甸的,仿佛只要赵云澜皱一皱眉头,他就理应心碎。可能是因为雕像上的他总是笑着的,沈巍想到,冲他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随便你吧。”


 


02.


 


赵云澜回到特调处的时候简直是携风带雨的,他沉着脸大步流星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嘭”地一声甩上了门。祝红和郭长城吓了一跳,两个人面对着面,大气都不敢出,还是热爱作死的大庆呼了口气,敲了敲门进去,问道:“咋了,老赵,你又去地星了?”


赵云澜没吭声,他坐在电脑椅上,两只长腿翘在桌面上,一只手放在唇边摸了摸胡子。


大庆坐在桌子上,看到他表情就明白了个七八分,他点点头嘟囔了句行吧,又问:“见到沈教授了?他还是想不起来?”


 


大战结束后,赵云澜和沈巍双双殉职,沈巍和夜尊是神形俱灭,赵云澜是神志被裹进灯里,皮囊顺水推舟给了那位地星人,特调处接连失去两个主心骨,一时半会乱成一锅粥,还是刚刚成为亚兽族大族长的祝红有了主意,他们翻了无数古书,终于找到了替换灯芯的办法,提取了小郭的功德作为灯芯,将赵云澜换了回来。


重返地面以后,赵云澜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沈巍,可沈教授和他的情况不一样,连个尸首都没剩下,可赵云澜就是不死心。他在灯里被烤了足足三个多月,神志还很虚弱,刚刚出来的几天频频健忘、也提不起精气神,饶是如此他还要面色惨白的一遍又一遍强调:“我要找到沈巍,沈巍一定还在。”


特调处的人以为他只是对沈巍念念不忘,一个个的不敢反驳,却也没有把话当真,那日大战的情形大家都看到了,沈教授已经成了那副样子,又怎么可能再活着回来。但赵云澜始终觉得不对劲,若是没有把握,沈巍怎么会在虫洞里对他讲终有相逢的一天?


他逼着林静和丛波地上地下的地毯式搜索,直到他也开始有点怀疑起来,才终于收到了有名地星人说是在地星看到了黑袍使的线索。赵云澜想都不想,放下手中一切案子就下了地星,已经十八个月了,他才终于在已经洒满阳光的地星上找到了熟悉的身影。


沈巍在一所小学教书,他太激动了,甚至都忘记想为什么沈巍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上来找他。那是节体育课,大战之后,地星终于有了阳光,也有了学府,甚至还有了操场,青草终于能在地皮上肆无忌惮的生长起来了,太阳晒得人头脑发懵,地星孩童在操场上跑来跑去,好不热闹。


赵云澜还没走近,就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沈巍一定会很开心——地星终于有了光。黑袍使大人看到他的子民都能在阳光下奔跑,一定会非常高兴。


沈巍难得的没有课,他坐在操场上看书,赵云澜一颗心开始砰砰狂跳——他瘦了些,面色苍白,从前浆果似的嘴唇也没有血色,一看就是大病初愈的样子,可除那之外,也没什么不一样了。沈巍说得对,他们总会再见面的。


赵云澜一步一步接近他,喊他:“沈巍。”


沈巍没有抬头,直到赵云澜走了过去,阴影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他才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那双永远浸了万年爱意的眼睛清澈又干净,却让他不寒而栗。


那不是他的小巍。


沈巍看着他,那双眼睛再也没有沉重的、令他心痛的爱意,沈巍纳闷的眨了眨眼:“您好?”


沈巍不记得他了。


 


“你说你何必呢?”大庆接了一杯水回来,托着腮一屁股坐在他面前的板凳上,有点郁闷的说道,“沈教授都想不起来了,你俩现在也挺好的,干嘛强求呢。”


说不想见到沈巍是不可能的,大庆也很想念他,老李死了之后,这世界上能让他唯一惦记的小鱼干就是沈巍做的了,更何况,就算不算小鱼干,沈巍也很好。但他实在看不下去自家主子这份失魂落魄的样子,赵云澜进了镇魂灯,还是多多少少留下了一点影响,他有的时候神志无法太集中,也爱忘事,他又是肉体凡胎,频频下地星对他来说没一点好处。


赵云澜天天这样耗,整得自己也是面色青白、手脚冰凉。


他接过热水来,冲大庆挑了挑眉:“你懂个屁!你哪只猫眼睛看见我俩哪儿都挺好了?”


大庆说的是客套话,哪想被他拽住了尾巴一阵狠骂,他委屈的撇了撇嘴,趴在桌子上看他:“我不就觉得……如果沈教授真的能想起来,早就想起来了吗?”


“他不好。”赵云澜没仔细听他后面说了什么,他摇了摇头,喝了一口热水,这才没有抖得那么厉害,他靠在椅背上,疲惫的合上了眼:“他一个人在地星,怎么能叫好?大庆,一万年了,他找到了我,找到了特调处,本来可以不用再独来独往了,我又怎么舍得让他孤孤单单的?”


赵云澜说到最后,已经有点哽咽,但他习惯了不在别人面前示弱,他吸了一口气坐直身子,用手遮了遮眼睛,叹道:“我也不好。没沈巍在,我不会好的。”


 


03.


 


赵局长最近下地星的次数多的令人发指。


沈巍在地星大街上醒来之后,从前的住所明显是回不去了,他也不记得,只得重新找了个住处,地星小学教师是新兴职业,工资也不高,连带着他住的地方都又小又破,一米八的大男人钻进去的时候都得弓着背。赵云澜看不下去,联系摄政官帮他另找一个房子,摄政老头对于黑袍使重出于世的事情也很惊讶,倒是费心费力的去找了,可惜沈巍根本不领情,干脆连黑袍使的身份都不肯承认。


赵云澜没有办法,只得亲自出马。他救世主的身份在地星传的很快,就连七八十岁的房东都认识他,当下二话不说放了他进去,赵云澜进了屋,才觉得有点手足无措。他本来是想提前进来帮他整理下屋子的,谁想到沈巍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他没有办法,只得临时改了做饭。


沈巍消失的十八个月里,他们同居的屋子里再也没有人做饭,赵云澜没有办法,自己冲着菜谱学了几次,虽然比起沈巍差得远,但多少也算稍有成就,最基础的蒸饭炒菜还是会的。可惜沈巍的屋子里根本没有蔬菜水果,他没办法,只得出去买。一年半以前的地星没有阳光,生物无法生长,但现在几乎算是天差地别,菜市场熙熙攘攘,多得是买菜的地星人,有认出来他的,一个两个都塞了不少食物给他,赵云澜推脱不了,回去的时候差点累趴下。他歇了两分钟,撸起袖子来又去洗菜择菜。


沈巍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赵局长皮夹克半褪在肩膀上掐着腰炒菜的样子,大概是炒菜的过程太过无聊,他还点了根烟,火光在厨房明明灭灭,烟草味夹杂着菜油味飘了一屋子,呛得沈巍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赵云澜听到动静,连忙把烟掐灭扔了,转过头来看他:“哟,沈老师回来了,来来来,收拾下,很快就能开饭了。”


沈巍能量在大战当中消耗的差不多,又是以必死之身消失的,身体早就不比从前,他呛咳了一下,竟一时半会儿没停下来,耳朵和脖子都红透了,赵云澜吓了一跳,连忙去接了杯水给他,又帮他拍了拍背,心疼的皱了眉:“你这……唉,味儿太大了是不是,你这屋子里通风也不好,咱别住这儿了呗?”


沈巍手有点抖,他接了水喝下,努力调整了下呼吸才止住咳,心里不明白他哪来的“咱”,却也好脾气的说道:“不麻烦赵局费心了,我住这儿挺好的。”


赵云澜听见他这个称呼就烦,大战之后他升了职位,导致这个称呼比沈巍最开始的“赵处长”还要更冷漠难以高攀一点,他烦躁的拉开凳子,又去厨房端了碗筷过来:“你能不能别这么喊我。”


沈巍虽然不知道堂堂赵局长下了地星亲手做饭是为了什么,但也顺从的脱了外套挂在一边,去洗了手帮忙端了盘子,厨房实在太小了,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挤在一起势必要发生肢体碰撞,沈巍已经够小心了,却还是不小心碰到了赵云澜的腰,他面色有点红,道歉道:“抱歉,厨房实在太小了。赵局长是地星救世英雄,不敢僭越,最基本的称呼还是要有的。”


赵云澜收了火,听到这话更是火大,他一把拽住沈巍的手腕,按在身后的柜子上,因为离得太近,几乎要和沈巍鼻子对鼻子,沈巍吓了一跳,又向后退了一步,赵云澜怕他磕到,连忙伸出手在他腰后一拦,沈巍倒是没有撞上,他结结实实的被挤了一下,赵云澜吸了一口气,倒也没呼痛,因为另一个地方比这痛多了:“沈巍,我是救世英雄,你就不是了?这地星,是你与我,是我们特调处合伙救下的,少一个都不行!你可是黑袍使!”


他知道沈巍失去了记忆,有心想提醒他他自己应该是什么地位,可惜沈巍只能想到那座越拉越远的雕像,他低下头去,不去看赵云澜的表情。在万年的记忆里,这个男人和他绝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他也不允许赵云澜一次又一次的入侵他的安全距离,但他知道他们差太多了,赵云澜是地星英雄,而黑袍使只是他过去身份,还是被地星和他自己都抛弃了的身份。


沈巍吸了一口气,面色如常道:“可以开饭了吗?”


“草。”赵云澜硬话软话都不管用,气得在柜子上拍了一掌,他无措的擦了擦脸,打起精神来盛饭,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波澜:“先说好啊,我炒菜技术不行,你凑合凑合吃,不许吐出来。”


沈巍努力笑了笑,帮他盛饭:“不会。”


这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沈巍不说话,赵云澜也不知如何开口。在这之前,其实他们共吃一顿饭的时候少之又少,他们关系确认的晚,又遇上了夜尊出世,没日没夜的忙于守卫龙城,坐下来好好吃饭的次数少得可怜,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沈巍做饭,他看着眼前色泽暗淡、味道奇怪的菜,着实有点怀念沈巍的手艺来了。


他抬头看沈巍,沈巍漠然的坐在位置上,低头叨菜,他就连吃饭的时候也很优雅,饭是小口小口扒的,菜是一根一根嚼的,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面颊上投出一片阴影,颤抖的时候让人很心动。沈巍扒完一口饭,又去夹了一颗油菜,被赵云澜用筷子阻止了,他这才抬起头来,纳闷的眨了眨眼:“你干嘛?”


赵云澜叹了口气:“你不觉得咸吗?”他老早就觉得了,自己的手艺确实还是不行,这三五道菜,不是咸了就是焦了,他吃了几口实在是吃不下,但沈巍还是一言不发的吃下去了,他看着就不忍心。


沈巍倒是无所谓的舔了舔嘴角:“还好。”他对于饭菜没什么要求,自己做的也罢,赵云澜做的也罢,都是吃下去罢了。十八个月了,赵云澜终于和他面对面一起吃饭,而沈巍的每一个动作都在诱惑他,这是他从前放在心尖上的人,他的眨眼、他的微笑、他低垂着睫毛的样子都让他心动,赵云澜想了十八个月,只想抱着他,再抱着他。


他终于找到了,可惜根本难以靠近沈巍一步。


他心里又疼又痒,实在是吃不下去,只得叹了口气用手捂住额头:“沈巍,你知道我们从前是什么关系吗?”


沈巍垂下眼,将最后一块鸡肉吃了,也已经差不多饱了,他摇摇头,道:“我不想知道,那已经和现在没什么关系了。”


他变不出斩魂刀,也没有强悍的异能,融入不了这个社会,早就理所当然被落下,过去种种,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赵云澜心知无论沈巍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实际上内里倔强的很,这个坚决的答案戳得他心口生疼,他笑了一声,遮住眼睛害怕沈巍看到他通红的眼眶,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出了门:“我过两日再来。”


“不用费劲了,赵局长。”沈巍低着头劝他。


可惜赵云澜又怎么可能放弃,他咬着牙,几乎尝得到喉咙里传来的血腥气:“不可能,沈巍,我赵云澜,放弃什么都不可能放弃你。”


他已经背对着沈巍了,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让泪水流出眼眶了,赵云澜抬起头来,握着门把的手指用力到泛白,他吸了口气,等眼泪流干了,这才大步流星的出了门。


 


04.


 


沈巍和夜尊是一同赴死的,既然沈巍的碎片可以在某个时段于地星大街上重醒,那么夜尊也可以。自从特调处接了沈巍苏醒的消息之后,就一直派人在地星和海星地毯式搜索,生怕夜尊哪天突然作乱,果然在沈巍的消息传来的两个月后找到了夜尊的消息。


虽然和从前不太一样。


赵云澜在监视器前看了一会儿,确认那是夜尊之后就拿了外套出了门,身后的林静大声喊道:“领导,你等等楚哥跟你一块儿啊!”


他摆摆手,觉得夜尊的情况实在不太对劲儿:“我先去,楚恕之任务出完让他下地星来找我。”特调处每个人身上都有林静做的追踪器,确认位置应该是没关系的。


赵云澜下了地星,忍不住眼前一黑,他这段时间不是在地星陪着沈巍就是在地上工作,接连几日没有休息好,实在是有点疲惫。他晃了晃头,揉了揉眼睛集中精神找夜尊,林静给的位置离传送点不远,夜尊应该也是刚刚出现没多久的,监控器里的人仍是白发白衣,本来是倒在小巷里的,但赵云澜上来之前他已经醒了,那张和沈巍一模一样的脸冲着街口,一副迷茫到手足无措的模样。赵云澜怀疑他是不是也像沈巍一样不记得了,沈巍倒还好,他是斩魂使,就算被地星人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夜尊是第二次大战的由头,地星人对他恨之入骨,万一遇上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知道沈巍一直在找夜尊,即使心里再不痛快,也不敢放任夜尊出事。


果不其然,夜尊仍是坐在原地,他抱着膝盖靠着墙壁缩成一团,宽大的长袍盖在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弱小又无助,赵云澜走过去,他也就抬起头来,沈巍从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沈巍永远不会示弱、永远不会求救、永远不会扮可怜。赵云澜看见他就来气,不爽的踹他一脚,问道:“死了没。”


夜尊歪了歪头,眼眶红红鼻尖红红,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模样,小声问道:“你看见我哥哥了吗?”


万年前的沈巍上过他的当,赵云澜才不会,他冷哼一声后退一步:“看见个屁,都快被你搞死了还问我见过你哥没?”


夜尊俨然没想到这个陌生人会用这么凶的语气和他说话,又捕捉到他口中的几个关键字,当下无措的哭了出来:“我哥……死了?”他不哭还好,一哭忍不住呛了口血,赵云澜这才发现他身上还有伤,想必和沈巍一样死里逃生后身体虚弱,看他这架势,比大病初愈一般的沈巍还要夸张。赵云澜害怕他被自己几句话搞死,到时候伤心的还是沈巍,只能连忙道:“唉,行了行了你别哭了,没死呢。”


夜尊面色惨白,却还是信了,他努力止住眼泪,瞪大了眼睛看他:“我哥在哪儿?”


赵云澜烦躁的发射了个信号定位,等着楚恕之过来了,才道:“你看着他,我去找沈巍来,然后把这兄弟俩弄回去。”


 


赵云澜进了小学,才发现沈巍破天荒的没来上课,代课的老师说他病了,赵云澜心里一紧,心想这兄弟俩真是都不让他好过。他熟门熟路的往沈巍住的地方跑,也不等和房东打招呼,自己去敲了门。沈巍隔了很久才来开门,秋日天气,他又在家,倒是没穿整整齐齐的西装,而是穿了件长袖毛衣,怕是早上还试图出过门,前发本来已经梳了上去,这会儿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凌乱的垂了下来。他面色苍白,嘴唇有点干裂,被风一吹禁不住咳嗽起来。


赵云澜皱了眉赶紧溜进去把门关上,问道:“你怎么回事儿?”


沈巍黑能量衰弱,自然也没有自愈能力,他自从醒来之后就隔三差五的会觉得心口痛,自己用能量检查过了,也没检查出个所以然,只得放任就这么去了。他额上一层薄汗,有点疲惫的坐在座位上,摆了摆手:“并无大碍,谢赵局关心。你……”他张了张口,似乎觉得这样直白的称呼不太好,又要改口,“您……”


赵云澜被他这繁文缛节搞得心烦意乱,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接了热水过来,又脱了外套给他套上,心想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把沈巍搞回特调处,就这么放任他在地星待着,哪天晕了死了他都不知道。沈巍本不想穿,虽然身体虚弱,但他不觉得冷,他抬了抬手,看赵云澜表情坚决,也只得讪讪的随他去了。


赵云澜看了他一会儿,用手量了量他的额头,果不其然有点热,他心里着急,一时半会儿忘了还有个半死不活的夜尊在等哥哥,他握住沈巍的手腕,皱眉道:“不行,你得跟我回去好好看看。”沈巍一心想推开他,却连把手抽出来的力气都没有,这种事情,放在他醒来之前根本不会发生,他又气又恨,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急道:“赵云澜,你有什么事吗?”


赵云澜这才想起来另外一人,沉着脸道:“我们发现夜尊了。”


沈巍抬起头来,俨然一副一时半会儿不认识这个新称呼的样子,赵云澜耐心解释道:“你弟,给自己起了个沙雕中二名。”


沈巍没理解他前面的冠词,但还是能理解这句话的,他腾地一声站起身来,苍白的面上展开一个笑意:“他在哪儿?”


赵云澜伸手揽住他的腰,沈巍挣扎了一下,还是由他去了,前者叹了口气,道:“我带你过去。”


 


05.


 


赵云澜和沈巍出现在巷口的时候,夜尊已经等了很久了,他等了半晌儿没等到哥哥,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楚恕之哄了很久没果,气得身边的竹筐都砸烂了三两个,赵云澜踏着竹筐残骸过来,有点心惊胆战。楚恕之看见他,这才多少松了口气:“你总算来了,我要被这玩意烦死了。”他对夜尊的不喜比赵云澜只多不少,虽然失去记忆的夜尊没那么中二了,但还是烦人,打又打不了骂又骂不过,气得楚恕之只能和自己生闷气。


他瞥见赵云澜身后的人,眼前一亮:“大人!我终于看到你了!”肌肉硬汉楚恕之眼眶一红,竟是差点落下泪来。


沈巍不认得他,理所当然的以为他是之前黑袍使的麾下一员,也没怎么在意,冲他笑笑当做打招呼,又蹲下身去确认夜尊的情况。夜尊看见哥哥,激动地就要扑过来,赵云澜怕他撞到沈巍,手疾眼快的拽住他的兜帽,威胁道:“你给我小点劲儿。”


夜尊这才发现他哥面色比他好不到哪儿去,唇色惨白面上一层薄汗,又皱着眉头一副忍痛的模样,他忍不住伸手在沈巍身上摸摸,确认没有摸到伤口才道:“你长大了……”


得,还是第一次听弟弟和哥哥说这话,赵云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确认了这兄弟俩的记忆大概停在万年前遇见他之前了。


沈巍也摸了摸他的头发,皱眉道:“你的头发……”


夜尊低头看了一眼,他长白发披肩,沈巍却是黑短发,他对兄弟俩的区别有点不满意,嘟囔道:“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沈巍见他没什么大碍,这才蹙了蹙眉站起身来,他蹲的时间有点久,站起来忍不住身型一晃,赵云澜本想扶住他,却看到他自己扶着墙壁站好了,声音冷淡:“夜尊,你做了什么?”


他们兄弟俩分开多年,一开始见面本不应该是这个局面的,但沈巍在地星已经生存了两个月,大战给地星带来的创伤还在,多得是没从战争中恢复的人,他一想到这些东西是他弟弟赋予的,他就又气又恨,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夜尊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刚想解释,却面色一白低下头去吐了口血,他吞噬的东西太多了,到现在还在反噬,他用手按住胃,痛得忍不住缩成了一团,看见自己吐出血来还有点怕,颤颤巍巍的想拉住他哥:“哥哥……”


“草啊!”赵云澜无语,连忙蹲下身去查看情况,沈巍也慌了,他也不顾形象,跪在一片鲜血旁边,伸手去扶夜尊的下巴,皱着眉道,“抬起头来看我,你看着我。”他做黑袍使的时间久,不笑的时候自带威严,夜尊吓得抖了一下,只得抬起惨白的一张小脸看他,他眼眶红红,哭得一抖一抖的,看起来格外可怜,大概是怕他哥又凶他,委屈道:“哥哥,我疼。”


这夜尊,别的不行,示弱简直一把好手。赵云澜不太想关心他,又害怕沈巍关心则乱身体受不了,眼神顺着沈巍身上披着的外套看来看去,生怕袖子沾到地上血迹,身边的楚恕之咳嗽了一声,他这才回过神来,叹道:“唉,行了小鬼,别哭了。我送你们上去,地星医疗技术不行,上去我们好好查查,沈巍,你也跟我上去。”


沈巍抬起头来看他,似乎在盘算着是不是个好主意,身后的夜尊也在瞪他,他虽然失去记忆,但性格天生就有点阴郁,从睁眼的一瞬间就不太和赵云澜对盘,看赵云澜打断他,忍不住冲他咧了咧嘴,意思是喊谁小鬼呢。


赵云澜心里一乐,拽着夜尊塞到楚恕之手里:“我看他情况不太好,老楚你先拎他上去,我和沈教授慢慢上去。”楚恕之领了命,也不管夜尊乐不乐意,扭着人就快速溜了。剩下赵云澜站在巷子口,看着还蹲在地面上的沈巍道:“起来吧?还是等我抱你起来。”


沈巍苍白的面色有点泛红,他咳嗽了两声,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客气道:“多谢赵局长。”


赵云澜一直在担心他,本来还想扶着人慢慢回去,被他这句称呼噎了一下,差点没一口气过去,叹了口气才道:“行了。咱俩也走吧。”


他们慢慢悠悠的从小巷子里出来,赵云澜知道他一定有话要问,等了很久终于听到沈巍道:“我弟……夜尊他,到底做了什么?”


灾后重建是一项大工程,地星虽然有了阳光,但是死去的地星人和破损的建筑物都是战争的遗迹,不说别的,就是他班上的学生,也有几个父母在大战中死去。他们没见过黑袍使兜帽下的真面目,却对夜尊咬牙切齿,沈巍一直躲在地星,心里有一部分也想替夜尊赎罪——他不知道夜尊做了什么,但他绝对是很难原谅的事情。


赵云澜叹了口气,知道他一向心思重,也不知道如何去开导他,只得用他的原话还给他:“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沈巍,你已经决定了和前尘往事告别,又在乎这些干什么?”


沈巍怔怔的看着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隐隐作痛的心脏好像被人扎了一下,痛得他忍不住缩了缩身子,用手按住胸口,努力呼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咽下那股血腥之气,赵云澜看他面色惨白的样子,简直比他还疼,他忍不住抱住沈巍,试图能用抚摸他背部的方式让他好受一点。


“重新开始也没关系,沈巍,你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我们还可以重新再来。一年也好,两年也罢,我赵云澜都不在乎了,只要你还活着,我已经满足了。”


沈巍没有回复,他愣愣的看着钻出小巷后的建筑,隔了一会儿才道:“赵云澜,你看广场。”


赵云澜松开这个拥抱,他一只手挂在沈巍肩头,扭过头去看广场,入目的是自己的雕像,他路过的时候从没有看过,因为觉得不好意思,那个雕像有点模仿耶稣的意思,肌肉很发达,侧面看起来更像古希腊神话,和他自己其实不太像,更何况那个眼神,他一直没觉得自己的眼神有多慈悲。


他不知道沈巍什么意思,只得讪笑的摸了摸鼻子:“你看那干嘛,还不如看本人。”


却听沈巍继续道:“那本来也有黑袍使。”


赵云澜心里一惊,他本就心思活络,沈巍这么不着五六轻飘飘的话一出来,他就能想到前因后果,他好似针扎一样缩了缩手指,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想到这件事情,他是地星的救世主,黑袍使也是,为什么广场上只能有他的雕像呢。


沈巍笑了起来:“现在没了。”


赵云澜转过身来,两只手握住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道:“沈巍,你给我听好了,有没有黑袍使都没关系,你是你,我赵云澜心里在乎的,只有你,不是黑袍使,不是嵬,也不是沈巍,和名字和身份都没有关系。”


沈巍也看他:“赵云澜,你从前遇见的那个人,和我完全不一样,我没了异能,没有记忆,不强大,不能保护你,也不爱你,不会担心你,那你还想在我身上找什么呢?”


沈巍最开始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有过类似怀疑,他爱的真的是自己吗,他是不是透过自己看了别人,但赵云澜都不在乎了,感情本来就是个很难言说的东西,他没办法把所有的心情都文字化,也提供不出相关数据,只能凭直觉、靠反应。


最开始靠近他的沈巍,又想从他身上找什么呢?他没记忆,也没爱意。


赵云澜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把头埋在沈巍肩膀上,笑得整个人都在抖,他笑了一会儿,笑得有点岔气,肋骨和胃部都开始隐隐作痛,才开始觉得铺天盖地的难过,他用手拽住沈巍的衣角,把自己的衣服揉成一团,沈巍迟疑的抬起手来在他背上拍了拍,温声道:“云澜,放弃吧,我想起来了也不会怪你的。”


赵云澜努力让语气平淡下来:“我不找什么,沈巍,我就想陪着你。”


-TBC-


小巍,不爱是不可能的。


澜澜,追不到也是不可能的。


面面,原谅你更是不可能的。

评论

热度(1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