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扑火……吱。

大爱强强 惯打脸 主食与杂食齐飞
가장 찬란한 순간, 우리는 하나였다.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性情的人,爱了才发现自己简直疯狂,我。。。怎么办?

所求不得

莫名悲......

菝蕳公子:

*仍旧起名废
*这里冰哥和师尊但不是邪教
*ooc我的锅bug也是
*大概就是冰哥掳走了师尊最后师尊历尽辛苦回去和冰妹大团圆的故事



    洛冰河看着眼前人,一身青衫,神色自若,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翻过书页,见他来,也只是抬了抬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师尊好兴致。”洛冰河嘻嘻笑道,“这么多天师尊也不觉得无聊。”
    沈清秋连个目光都不想给,他道:“如果你不来,无聊也没什么。”
    洛冰河抿了抿唇,有些委屈:“师尊你这样实在有点伤我的心了。”
    沈清秋怔了怔,伤人的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他叹气道:“我说过,我不是你师尊。”
    从沈清秋穿进书里之后,或者说从沈垣遇见洛冰河的那一刻起,沈清秋和沈九,两个洛冰河,就不再是同一个人了。
    洛冰河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点头:“我知道。”
    和爱人一模一样的一张脸露出这样的神色,沈清秋愈发不忍心,可惜洛冰河变脸实在太快,不等沈清秋说话,他便神色狰狞的道:“不过没关系,反正以后,你只能是我的了。”
    所以说,同情心什么的,给冰哥不如拿去喂狗。
    沈清秋放下书,道:“被你拘在此处我也没有办法,但你终归不是他,所以我也不会像对他那般对你,相反,我从没给过你什么好脸色,我这么对你,和沈九又有什么分别?”
    两个洛冰河打过一场,沈清秋原以为冰哥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却没想到那个时候冰哥心绪不宁,根本不知道跑到了哪个犄角旮旯,晃悠了一阵子,到底还是杀到了清静峰,趁着洛冰河闭关的时候将他掳到了原著世界。虽然洛冰河没让他晚节不保…但是这许多天来他心里终归还是压着股火气。
    洛冰河摇头:“师尊也说过,你不是他。”
    很好,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见沈清秋不想搭理他,洛冰河笑嘻嘻的转换了话题:“师尊,他会的我也会,他能做的我也能做,起码遇到你之前我们还是同一个人,你为何偏对我这般冷淡?”
    沈清秋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真被问住了,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干巴巴憋出的一句:“除了他,谁都不行。”
    洛冰河目光灼灼的看着沈清秋,沈清秋被他看得心慌,生怕他下一刻就兽性大发,下意识地想倒杯茶压压惊,洛冰河却先他一步提起了茶壶,不紧不慢地给他倒了杯茶,道:“师尊何必这么紧张,弟子只是想和你说会儿话,来了这里也有十多天了,若真想做什么,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沈清秋,“你想说什么?”
    “不知道啊。”洛冰河笑嘻嘻地将茶杯递给沈清秋,“随便说些什么好了。”
    他歪头想了想,笑道:“师尊总是嫌弃我无恶不作,恣意妄为,你说,若是当初我遇到的不是沈清秋而是你,我会不会比现在好一点?”
    沈清秋无奈道:“若你遇上的是我,我想,你大概就是他了。”
    “……好像也是。”洛冰河扯了扯嘴角,“真不敢想我居然会是那副性子。”
    满满的嫌弃,沈清秋却笑了:“其实也不错。”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的笑容,有一瞬间的恍神:“师尊,若是你能对我也这么笑就好了。”
    沈清秋叹气:“你啊…”他道,“你堂堂一个魔君,何必执着于我呢?后宫佳丽三千,那个对你不是嘘寒问暖?只要是你感兴趣的,真的就要不择手段的得到?”
    说完他就后悔了,没事作死去惹他干嘛,果然,洛冰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赤色逐渐弥漫上了洛冰河的双眼,他声音极轻:“五岁之前我流浪于街头,饱受欺辱,后来娘亲收留我,虽然仍旧那般被人欺负,却好歹有个栖身之所,十二岁我拜入清静峰,满心欢喜的时候被人迎头浇了热茶。一直到十七岁,所有人都欺我辱我,冷嘲热讽漠不关心。无间深渊里生死挣扎了五年,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个世界没人会无条件地对我好,我若想得到什么,必须自己去争去抢。”
    他笑起来:“后来呢,我发现我想的是对的,你瞧,法宝。女人,权利,只要我想要的,我都得到了。再没人敢给我摆一分脸色,更别说三天两头的吊打辱骂。”
    沈清秋心里忽然开始一抽一抽地疼。
    洛冰河道:“人人都羡慕我年少得志,风光无限,我以为我有的够多了,直到后来遇上你,遇上另一个自己,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可怜。”
    “可怜”两个字被安到自己身上,若是以前肯定会被他嗤之以鼻,可是现在,洛冰河也只能自嘲一笑:“我真的觉得自己挺可怜的,想要的都需要自己去抢,可是他呢?明明是同一个人,同样都是在一无所有最无能为力的时候,凭什么他就能被人照顾关怀?凭什么我就要熬过所有苦难自己去抢?”
    沈清秋揉了揉胸口,好像这样能压下那里传来的钝痛,可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若我没见过,也许真的就以为自己风光无限无所不能了,可是见过之后我才发现,有些东西,即便是抢,我也抢不到。”
    沈清秋叹气道:“你嫉妒?”不等洛冰河答话,他就接下去了,“那你可知道,正阳剑是断过的,修雅剑也是断过的,无间深渊里,你一心修炼,他却在爱与恨里挣扎了三年,后来我自爆,你能想到那五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么?你想要的从无间深渊出来之后便都有了,可他想要的却一直求而不得,后来更是被心魔侵蚀了神魂。”
    他道:“都说人生有八苦,死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放不下苦,他好不容易修得了一个正果,却还始终患得患失怕是一场空,可你经历过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不满足?”
    “师尊还真是偏心。”洛冰河嗤笑道,“同样是想得到你,他是因为痴心一片情深意长,我就是一时兴起贪得无厌。”
     “罢了。”他叹气,“我就知道,即便是抢,我也是抢不了的。终归不是我的,留你在这儿,也只是让你厌烦罢了。”
    心魔剑出鞘,巨大的裂口后隐约露出清静峰的影子,沈清秋见状,来不及细想,抬腿便走。
    刚迈了一只脚进去,就听见身后洛冰河又轻又凉的声音:“师尊总觉得我得到的够多了,可你想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么?”
    沈清秋的脚步顿住了。
    洛冰河浅浅一笑:“我知道你没想过,也知道…从没有人想过。”
    沈清秋回头,只看清了洛冰河那双寒潭沉星的眼睛,一道罡风袭来,他说:走吧,趁我还没后悔。
    裂缝闭合的最后一霎,他跌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还是刚刚那张脸,只是眼里的东西不一样了,一切都似幻似真,他有些失神。
    洛冰河划出一道裂口,埋骨岭上寒风阵阵,他伸出手,一片雪花悠悠飘落,在他的之间倏然消融,心魔剑魔气大盛,洛冰河放声大笑,也对,不是同一个世界,我们四个也永远不会是同一个人,毁了吧,他再也不想看到一丁点那个世界的影子了。这样,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执掌天下的洛冰河。
    两界合并的那一天,世上便多了一位喜怒无常的魔君。
  

评论

热度(445)